聖母替鮑思高神父募捐

 

鮑思高家庭通訊 • 第 180 期,2004 年

 

聖母進教之佑大殿興建之初,鮑思高神父的錢袋堨u有八個銅元,還不到半塊里拉。即使鮑思高神父的財政狀況如此不濟,但仍然阻止不了他興建大殿的決心。「請放心!聖母自會想辦法,去找所需要的錢。」鮑思高神父曾這樣說。經歷了一段經費短缺的日子後,奇蹟開始降臨於鮑思高神父身上。 

 

如果「窮苦的鮑思高神父」,能夠克服一切的困難,這都應該歸功於進教之佑聖母;是她「募得了最多的捐款」。在杜林和義大利各地,很快就傳開了這個消息:誰若捐助造堂的經費,聖母就賜給他各種大小的「恩典」。

 

其中最「轟動」的一件恩典,也許就是若瑟柯達 (Giuseppe Cotta) 所得到的康復之恩了。柯達是一位大銀行家,國會的參議員,也是鮑思高神父的大恩人,在杜林的政治和經濟界裡,是一個知名人物。

 

雷慕恩神父記敘述這件事,這樣寫道:「這位年高八十三歲的參議員,臥病在床。醫生們對他的病況,都已經表示沒有希望了。鮑思高神父就去探訪他。

 

病人用著一絲微弱的聲音對他說:『再過數分鐘,就應該動身到永遠去了。』

 

鮑思高神父卻輕鬆地答道:『不!參議員。聖母還需要你留在這個世界上。你應該活著來幫助我建造聖母進教之佑大堂。』

 

病人嘆口氣說:『沒有希望了!……』

 

這時鮑思高神父表現著一種很大膽而又穩重的信德,好像開玩笑似的說:『如果進教之佑聖母為你求得病癒的恩典,你想做什麼呢?』

 

柯達參議員微笑著,用他所有的力量,向鮑思高神父伸出兩個指頭說:『兩千塊里拉。如果我能康復的話,一連六個月,每月交兩千塊里拉,為建造華道角的聖母大殿。』

 

『好吧!我去叫我的孩子們祈禱,我等你康復。』

 

三天後,柯達參議員果真來見鮑思高神父;他已經康復了。他對鮑思高神父說:『你看!我在這裡。聖母治癒了我。所以,我來清付我所欠的第一筆款子。』」

 

一八六八年二月十一日,鮑思高神父寫信給歐來略騎士說:「每天進教之佑聖母,為她的聖堂所做的奇事,越來越神妙;要用好幾個本子,才能把它們一一都寫下來。」

 

在進行鮑思高神父列入真福品的案件時,斐大雅主教 (Mons. Bertagna) 宣誓後作證:「在聖納爵堂舉行一次退省神工時,鮑思高神父徵求我的意見,是否他還能繼續用進教之佑聖母像和救世主像,來祝福病人;因為,據他說,由於有許多病人似乎很神奇地痊癒,而引起了很多的傳說。不管是好是壞,我認為應該告訴鮑思高神父,叫他繼續祝福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