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聖德 ※

 

 預防教育法的果實 ─ Salvo 和 Sean

 ~ 總會長查偉思神父 ~

 

鮑思高家庭通訊 • 第 182 期,2004 年

 

服役於憲警隊的 SALVO D’ACQUISTO 和協進會員 SEAN DEVEREUX 同是鮑思高預防教育法的另外兩個果實。在此我要說說他們的生平。

 

Salvo 是預防教育法出色的成果,是所有慈幼會、母佑會舊同學的光榮。他是一個真正的「善良的基督徒和正直的公民。」Salvo 生於那不勒斯,十九歲服役於憲警隊,有意組織一個公教家庭。1943 年納粹德國佔領期間,一個德軍軍營突發生意外爆炸,德軍疑是一次襲擊,逮捕了廿二名無辜市民,準備予以槍決。Salvo 身為警隊副隊長,為免人民受納粹殺害,自願承擔一切責任,結果人民獲釋,而他卻慘遭殺害。作為一個公民,他自覺地在警隊裡為國家服役;身為一個基督徒,他英豪地為他人奉獻了自己的生命。他的犧牲使他更接近基督,如蓋法所預言的:「一個人替百姓死…… 這為你們多麼有益。」(若11:50)又如聖保祿宗徒對羅馬人所宣稱的:「沒有一個人是為自己而死的!」(羅14:7),對哥林森人也說:「一個人替眾人死了」(格後5:14)。就連他的名字也預言了他的生命。對我自己來說,看一次 Salvo 的生平使我震撼的就是他的生命似乎就是綜合在一件事上。這是真的,如果沒有一個強調更高價值的責任與犧牲的教育背景又怎會有這樣英豪的行為。因此,不是所有的人都被召殉道,但我們每一個人都被召作準備。誰有想過這穿著整齊軍服的年青人內堨R滿著英雄的氣慨?作為一個教育者我們常為認識和發展學生這些潛藏的才能而煩惱。我再一次重申,我們並非簡單地成為我們自己,而是成為我們被召的…….

 

Sean 1963 年生於英國 Yateley1975-1982 年間在 Famborough 的慈幼會學校讀書,在Birmingham 取得地理和教育學位,又在 Exeter 取得教育學位證書,在 1986 年成為在 Chertsey 慈幼學校的教師。這些年間,他成為協進會和舊同學會活躍積極的成員。他也為英國和海外的青少年策劃過不少的活動。有一次,他在羅馬出席一次世界性舊同學會議的時候遇見了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這次的聚會後,他為自己的將來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他決定和 Liberia 的慈幼會士一起去到非洲做義工。這個夢想終於 1989 年二月實現了,他去到 Tappita 慈幼會的聖方濟學校工作。1990 年由於內戰的關係學校被迫停辦,Sean 開始為聯會國協助分派糧食工作,起初在 Liberia,後又到 Guinea Liberia 難民營。他為自己的生命做了重要的決定:他堅持直至他和聯合國的合約完結為止,他會在非洲最窮的一個國家幫助兒童及青少年。由於他反對戰爭,武裝分子曾經把他打到半死。1992 年他回到家中,開始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工作,被派往索馬利亞的 Kismayo199211 月,他的一封信悽慘地描述了這個貧窮國家的一切:「相信你們在電視或 報刊上會看到飢餓的孩子們,很可悲的,這並非自然災害的緣故,而是由於人貪婪所造成…… 生命為我起起落落,當我要和政府官員、警察和建築商來往時,我感到挫折和厭煩;相反地,當我有機會去看看食物中心和醫療站的運作情況,重新和多些仁慈的面孔接觸時,我又會重新振作起來。」他的父親這樣描述他:「Sean 覺得要幫助非洲解決飢荒問題是艱巨的,因為要和所有的人和事對著幹。」

 

他公開地說出一個無政府狀態的國家人民所飽受的痛苦,周圍瀰漫著麻木;他指責領導人的腐敗和自私的剝削。這使他要付出代價 ─ 獻出自己的生命,1993 1 3 日在 Kismayo 的碼頭,他在拒絕差不多強迫性的保護後,一粒子彈結束了這位年輕勇士的生命。當我們告訴他工作的危險性時他總是這樣回答:「當我的心仍在跳動時我會堅持我可以做的事 ─ 就是去幫助較我不幸的人。」Sean,一個常充滿笑容,有勇氣、有責任感,誠實的人,奉獻了自己的生命為改善人類的期待和未來的希望,從而保存他們的尊嚴和希望!非洲需要像他這樣的人去燃起希望和創造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