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年聖德 ※

 

 預防教育法的果實 ─ Renato 和 Sigmund

 ~ 總會長查偉思神父 ~

 

鮑思高家庭通訊 • 第 184 期,2004 年

 

今次為大家介紹本年度最後兩個鮑聖預防教育法的果實。但我仍邀請你們繼續去發掘其他的果實讓我們認識。現在要介紹的是來自意大利都靈的 Renato Scalandri 和來自菲律賓的 Sigmud occasion

 

Renato (1919-1944) 是 Valsalice 慈幼學校的學生,公認是一位痡`喜樂、認真學習、積極熱誠及生活聖潔的學生。他公開地生活堅定的信德,甚至贏得非公教人士的尊重。一九四三年,他是 Alpine Regiment 的陸軍少校,被放逐到德國。一九四四年四月廿二日,由於他的職責和信仰的理由而被出賣和殺害。他的葬禮以軍隊最高榮譽舉行,葬於軍營中,而遺體則在一九六七年才運回意大利,長眠於他父母的身旁。

 

他像其他的年青人一樣:雄心壯志,平易近人,有禮、喜樂、慷慨、用功……。他喜愛騎自行車和登山。他愛人、愛堂區、愛青年,當他遇到悶悶不樂、孤獨或無人照顧的人時都深為感動。在 Valsalice,他是「最好的學生」的聲譽深入人心。他有很多的主意,且能一一表逹,他是一個活潑、神聖的青年人!「你可以看到他有一個純潔的心、燦爛的信德,充滿年青人的喜樂、衝勁。他是多麼的迷人,也令人信服。」在 Sangano 的一個女孩說。

 

他有很強的責任感,也要求他的朋友這樣做。若是一個善會的領袖沒有跟進一個缺席聚會的青年人,他便會問:「有人沒來,你不關心嗎?他可能病了或有困難,我們不能留下任何一個人在危險中。」他常說,你除非完全活出人性,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在戰爭中他也表現出他仔細的關心和決志,在同僚中表現出他的熱誠。他組織文娛活動和祈禱聚會,由於他的友善,吸引了很多年青人分享他的熱忱。

 

一九四三年休戰過後,他被放逐到德國兵營,輾轉到了波蘭。他從不失望,他研究歷史,閱讀聖書,寫日記和開始寫書。與此同時,他繼續宗徒工作:給予慰問、勸勉,提高士氣,幫助有需要的人。一九四四年四月廿一日,他告訴隨軍神師 ─ 慈幼會會士 Mario Besnate 神父說:「神父,如果我死在獄中,我不會懷恨德國人。」次日,他想到另外一個軍營去探望病人及送聖體。他出示通行證,但被哨兵沒看一眼便撕碎了,並命令他立刻回營。Renato 接受命令並回頭走,哨兵在零距離的後面開槍射殺了他。

 

Sigmund 生於一九七六年,今年應是廿八歲了。他是家中四個孩子中唯一的男孩。他有一個奇妙的家庭生活。在 Mandaluyong 的鮑思高學校開始他的小學生活,這不只是因為學校接近他的家,父母也相信慈幼會學校會使他得到良好的人性、倫理及超性的基礎。Sigmund 在宗教科上取得優良的成績,也得到最傑出學生獎。他是沙維豪善會、基督宗徒善會的成員,也是一位慈青領袖。

 

一九九二年,全家移民往加拿大。Sigmund 的善良、慷慨給多倫多的老師和同伴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他很快便成為一個領袖。除此之外,他也成為一位最出色的籃球手,他被揀選入公爵隊,也成為他們的最佳球員。但加拿大的生活並不容易,他決定要幫手去解決生活上的問題:「媽媽,我想早上去派報紙來幫補家中的經濟。」「這是個好主意,但你不會害羞嗎?」「為什麼我要害羞?」為了幫補大學的學費,他在一快餐店工作,並在一間老人宿舍做洗潔工作。

 

廿二歲那年,他大學畢業,成為一位化學分析員。他表現認真、稱職和堅決,被公司的總裁稱為「大伙計,小總裁」。然而當他的事業正邁向成功而社交生活在開展之際,健康卻突然響起紅燈。二千年二月的一個晚上,放工後回家途中,他突然感到腹部一陣強烈的痛楚,是結腸的腫瘤。害怕、眼淚、祈禱…… 手術,接著是憂心的等待。醫生判斷為無望:「不幸地這是惡性的腫瘤。」病情迅速惡化,一位慈幼會士為他施行病人傅油聖事,他是平靜的。

 

他深厚的信德使他能安慰家人,每個人,醫生、護士及其他的病人都稱他為神奇小子,每天都有很多人來探訪他。他堅決地相信,在他的痛苦中天主有祂的計劃。加拿大的慈幼通訊 (二千年六月)中,Joseph Occhio 神父寫道:「今日,六月十四日,我將會為 Sigmund Occasion 的靈魂安息主持逾越聖祭。三個月前,他發現末期癌症。他是慈幼神恩的光輝例子:他的安祥、勇敢及祥和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口氣息,使我想起多明我沙維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