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思高神父經驗中的教育與預防(四)  ~張冠榮修士 ~

 

鮑思高家庭通訊 • 第 130 期,1995 年

 

預防教育法的內涵和它在預防方面的的特性

 

直至現在,我們談論的只是鮑思高神父教育思想及實施的演進歷史背景。現在我們要轉向這系統內預防的特性,即預防的觀念和內容。

 

預防是鮑思高神父教育系統的一部分

 

無可否認,鮑思高神父的教育方法被舉世稱為「預防」教育法。「預防性的照顧」的確是這方法的特徵,也是慈幼會傳統有形可見的記號,但應強調鮑思高神父的教育方法是不能純以「預防」一詞來定義和概括。

 

再者,鮑思高神父在一八七七年之前,並沒有用「預防」一詞來形容他的教育方法。他用了這一個詞語 (從文章中借用) 來給他的教育方法建立一個理論基礎,就是說,把這方法在教育史的分類中作一個定位。顯然「預防」(強制的相反) 一詞表達了鮑思高神父實施教育時的趨向,但它並沒有表出這方法的豐富性和複雜性。

 

鮑思高神父的教育方法從以下幾項達到了它的真實性和複雜性:一. 從其始創的人性和基督徒本性的整合,鮑思高神父用了「理智、宗教和仁愛」三個詞語來表達;二. 從一些鞏固教育的元素,如熟悉、自發、信任、喜樂;三. 從技巧地運用培育的工具,如工作和讀書、宗教神業、道德修養,以及娛樂活動,如遊戲、運動、戲劇、音樂、慶祝等;四. 從教育者經常臨在於青年之間,稱為「協助、指導」青年 其中包括了預防。

 

這方法的預防性,在實施應用時,在不同的場合會有不同的做法,以及在不同情況下,亦需要不同程度的預防。寄宿學校堛犒w防 (需要管理和組織),將不同於青年中心 (需要較少的管理和組織)

 

無論如何,預防只是預防教育法裡的一部分,也是別具特色的一部分。

 

預防的雙重意義

 

首先,鮑思高神父瞭解及運用預防作為一種「教育的工具」。平心而論,他的想法已伸展到教育以外的領域。在他心目中,預防也是「社會效益」或「教育的功用」,這進一步的想法,是在最近的研究中帶出來的。鮑思高神父想發起一個全球性的計劃,即一個以青年為基礎的基督徒社會。

 

以下是這兩方面的闡釋:

 

預防作為教育的工具

首先,鮑思高神父運用預防作為教育的工具,這是鮑思高神父稱許多工作之一,即應用於一個教育環境裡,如一所學校。但慈幼會或非慈幼會的刊物單指出這方法裡的教育活動,即教育者身心的臨在,或用慈幼會的術語,就是「指導員」以指導學生。

 

一般來說指導學生的目的,是把學生置於道德上不能犯錯的境地,幫助學生避免最終會傷害他們的經驗。這沒有錯 但如果把它拋離鮑思高神父整個教育計劃,這種狹窄的想法和行動就很難逃避一些教育者對它的批評。這批評是指它顯露了對人性持悲觀態度的評價 (尤其是對青年),太掛慮罪惡,採用保護主義防碍了青年作出自由而負責任的決定,並阻碍了青年正常的成熟地發展。

 

回應上述的批評,我們可以指出,現代的心理學已重新強調早期預防的重要性。保護青年免受傷害的經驗的影響,因為在心理發展重要的關頭,這些有害的經驗會變成不可克服的障礙。但除此之外,我們應強調鮑思高神父的預防教育法不僅是為了避免罪惡,但也是充滿主動,誘導青年走向自由的決定。預防性的活動若要包含教育意義就必要包括 (1) 預見青年的心理狀況;(2) 容許預計了的和負責任的冒險;(3) 信任青年的理想主義和責任心。若果這樣實行,並滿足了有關條件,預防能夠幫助人自由決定及日趨成熟。它對時下青年也是有效的方法,因為它假定了自由是教育的一般條件,也是一套必須維護和擴展的正面價值觀。

 

預防作為社會效益和教育功用

在鮑思高神父的全球計劃,以及他想以青年為一項普世的類別,為建立明日的基督徒社會的看法中,他明白預防亦是一項社會效益和教育功用。鮑思高神父在這方面的思想沒有得到足夠的注意。這是他晚年發展的思想,其想法植根於早年在比蒙時的慈善活動,這類活動在十九世紀初葉,當地人是十分熱衷的。開始時,一如其他教育者和慈善家,鮑思高神父相信預防是為維護社會的安寧。誠然,在鮑思高神父的看法裡,這不是教育唯一的目標。但我們看見這想法於他晚年時在其他一些更有力的動機中,再次浮現出來。舉例來說,鮑思高神父在歐洲各地向恩人演講時,這種想法又表達出來了。當他為年輕的歹徒籌募經費時,他會提醒人們,若不教育這些青年,現在你們拒絕捐助給他們的錢,將來可能在這些青年的鎗下或刀鋒下被迫交出來。

 

但還有一個發展,他相信改造社會,唯一的途徑是改造青年,尤其是工人階級的青年,因為通常他們都是邊緣青年。他們的好壞可以影響社會,因為他們人數眾多,而且年輕力壯。這改造社會的思想,可以見諸拉明乃、馬思尼、喬白德的著作,裡面有著清晰的道德,社會及政治的見解。鮑思高神父完全同意他們的見解。雖然他強調青年的全人救贖,包括他們的永生,但他也堅信教育是預防青年被擯棄於社會、文化和政治的生活以外的方法,也能使青年擔當轉化社會的角色,就是要做個好公民和好基督徒。

 

鮑思高神父對教育的社會價值的信念,以及信任青年若不被擯棄在社會以外,而可以擔任轉化社會的角色,是他建立新的基督徒社會的烏托邦的核心思想。

這觀念對今日社會的適宜性

鮑思高神父對預防有社會效益的想法,在今日似乎也很適合,並具有很多實際的應用用途。現在教育圈子裡所說的初步、第二層和第三層預防,就是具體可應用的地方。

 

(一) 初步預防 ─ 初步預防的對象是所有青年,目的是在他們個人的掙扎中提供內在的支援,進一步的目的是使他們能夠有建設性地應付困難,使他們找到自己,避免遭遺棄和孤立。教育顯然是最佳的初步預防,當然是指真正的教育,而非一般社會化,或更差的只會迎合社會潮流的型態的教育。鮑思高神父的預防教育法對初步預防有重要的貢獻,只要他的預防法 (指導學生) 有系統地應用於兩個層面:(1) 中和有害的經驗;(2) 預見及接受合理的冒險。這些活動的目的是強化個人,使他們在社會上發揮作用。

 

(二) 第二層的預防 ─ 第二層預防的目的是規限青年所遇到的危險,使他們不致在邊緣的情況下,滑落至更大的兇險中,或者墮入一個次文化內。今天很多青年都在危險邊緣中生活,很容易繼續滑下去,所以今天極須這類的預防。

 

鮑思高神父的方法似乎對初步預防有效,即防止冒險情形產生,但不能作第二層預防,即當青年已在犯罪邊緣。雖然我們不見他在著作中提及,但是我們可以清楚發現鮑思高神父的做法,已包括了第二層預防的元素。我們也可以在當日和今日的慈幼會會士身上見到。第二層預防可以見諸改造性的教育,或治療性的輔導,或幫助在險境中的青年重新調準方向。其實,鮑思高神父相信自己的方法可以有效地應用於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監獄裡,當然這方法是要整套地使用。猜想他也相信他的方法可以幫助今日的青年,應付吸毒、酗酒、犯法、賣淫等罪惡。

 

(三) 第三層預防 ─ 第三層預防的目的,旨在改造或感化已被隔絕了的青年,圖阻止他們步入最後的危險,即身心或道德的淪亡。這情形下,預防要伴同特殊的藥品 ─ 心理治療等。目的是再次引發動機,使青年自願接受治療,但同時提供心理上的補償,抵銷改造帶來的痛苦。普通認為鮑思高神父的教育訊息,為這一組別的人也是適合的。只有注重愛的關係的教育 (仁愛、信任等),才能與這一群失落的青年交談。只有懷著理想、希望及對青年完全信任,信任他們能受教育或再教育。就算已經迷失或墮落了,一如鮑思高神父一樣有愛青年的心,才能負起第三層預防的工作。

 

結論

羅杰歐勃寫道:「鮑思高神父是一位奇異的教育者,充滿常識、勇敢,以及宗徒精神。」(庇護九世:106) 在一八八三年第三屆全會代表大會上,鮑思高神父說:「我們必須明白我們的時代,才能調整我們的宗徒工作。」(車里亞年誌) 在一八七六年一個沙雷氏研討會上,鮑思高神父作了一次詳談。他說:「如果鮑思高神父一個人,一無所有地能作這些事,天主對著三百三十個健康、強壯、有善志、有學識,受過栽培的人,一如現在的我們,又會期待甚麼?藉著天上的助佑,你們有甚麼不能成就?」(鮑思高傳記 VII, 64) 他可能在想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