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與基督  ~ 馮定華 ~

 

導言

 

「你們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宣傳福音。」(谷 16:15)教會從古至今一直所宣講的「福音」,並非只是些動聽的言詞,或美麗的故事,亦不只是些神蹟異能、或英雄史實;教會所不斷宣講的「福音」,就是「耶穌」(Cf. 格 4:5a)。作為福音宣講者,與其說是向一切人宣講「耶穌」,倒不如說是透過宣講,把一切人帶到耶穌處,讓他們與耶穌相遇。這樣看來,作為一個福傳教育工作者,其使命不就是要把青年帶到耶穌處嗎?這使人不其然想起若望福音中的一個片段:

 

「第二天、耶穌願意往加里肋亞去,遇到了斐理伯,耶穌便向他說:『你跟隨我罷!』斐理伯是貝特賽達人,與安德肋和伯多祿同城。斐理伯遇到納塔乃耳,就向他說:『梅瑟在法律上所記載,和先知們所預報的,我們找著了,就是若瑟的兒子,出身於納匝肋的耶穌。』納塔乃耳便向他說:『從納匝肋還能出甚麼好事?』斐理伯向他說:『你來看一看罷!』耶穌看見納塔乃耳向自己走來,就指著他說:『看,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若 1:43-51)

 

納塔乃耳的經歷,正好代表著教會對所有青年的期望 ─ 即有一天,他們能坦誠地在耶穌跟前宣認說:「辣彼(師傅)!你是天主子!」(若 1:49a)的確,教會對青年充滿期望,就如教宗在其宗座文告中這樣說:「世界與教會的未來是屬於年青的一代,就是在那些本世紀出生,而在下個世紀,新的千年的第一個世紀,達到成熟階段的人。基督在年青人身上有著很大的期許」(TMA 58)(1) 明年召開的亞洲主教特別會議亦準備就緒,為亞洲各地方教會邁向第三個千禧年舖路,希望能在亞洲福傳事功上展開新的里程。(2) 既然青年為教會甚至是社會的成長是如斯重要,那麼我們該如何帶領青年與基督相遇,從而讓青年為自己在教會及社會上的角色定位,並進而找著他們生命的方向呢?

 

「青年與基督」這題目包含兩個龐大的範疇,就是「青年」與「基督」,並可從不同角度、獨立或相互地作深入探討。本文以「斐理伯帶領納塔乃耳與耶穌相遇」的福音圖像為依據,嘗試引伸出一些在福傳教育事工上應守的牧民原則。本文共分兩章:首先我們會探討帶領年青人與基督真正相遇 Authentic Encounter 的兩個重要策略(3),其次我們會反省作為福傳教育工作者應有的牧民態度。

 

「看,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

 

中國人喜說:「誠於中,形於外」,「相從心生」,並認為人的誠信,或多或少展露臉容上。耶穌固然能夠看透對方,直達心靈深處;看透對方的心思、看出人們的偽善,然而更重要的,是他能看見平凡背後的誠;他看見納塔乃耳內心的真、善、美。事實上耶穌三年的公開宣講生活中,著實有不少人曾與他相遇,但為何並非每一個曾與他接觸的人終能宣認:「這人真是天主子!」(谷 15:39b)?為何並非每個尋求真理的人會跟隨耶穌(谷 10:17-23)?為何就連那些與他日夕相處的宗徒還是不認識耶穌(若 14:9)?

 

「耶穌回答說:『誰愛我,必遵守我的話,我父也必愛他,我們要到他那裡去,並要在他那裡作我們的住所。』」(若 14:23)並不是人人懂得去愛,只有那清楚自己身份 (Identity) 的人,才會有力量、並敢於去愛。這樣,在納塔乃耳這個「毫無詭詐」的「以色列人」身上,我們引伸出兩個為福傳教育事功的牧民原則。

 

1.1 協助青年建立真正的身份 (Personal Identity)

 

按照艾力遜 (Eric Erikson) 的人格成長理論,肯定自我身份,是人生八個成長進程中最重要的一環,而青少年及青年正剛好處於這個探索自我身份的階段中。(4) 所謂「身份」,是指一種個人內在的心理系統;一種內在綜合性的整體,統領著一切來自外界、社會、別人、法則、及價值的訊息,並加以詮釋及整理。這樣,「自我身份」遂擔任著一種動態的中介角色,聯繫著個人與世界。因此,一個對自己身份愈清晰的青年,愈有能力在其內在找出一些必然性的法則,去面對任何來自外界的衝擊,並與外界建立關係。

 

不知以色列人有甚麼獨特的內涵,以至耶穌用這個民族稱號來讚譽納塔乃耳:「這確是一個以色列人!」。然而我們可以理解,只有當納塔乃耳清楚、並撐握著自己與國家及同胞的正常關係,只有當他承接著先祖們所懷有的宗教信仰與習尚,只有當他清楚並實踐自己作為以色列人的身份時,他才可堪被稱為以色列人。「在他內毫無詭詐!」納塔乃耳這種內心的純真,使他無須披戴任何假臉具而與人交往;他懂得如何以「真我」去與別人相處,因為他知道「我是誰?」這問題的答案。

 

聖奧斯定曾感觸地說:「除非在主內,我決找不到安息!」個人對自我身份的肯定固然重要,因為它推動個人與週遭的人、地、事物建立關係。然而所建立的關係是百份百正常的嗎?我所尋覓到的身份是真正的嗎?若不,那麼「人」的基本身份是什麼?在那裡並如何可以重尋這真正的身份?

 

事實上福音中有不少記載,敘述耶穌帶領迷失者重新建立真正的身份。耶穌對匝凱這名字的呼號、並渴望住在他的家中(他的內心深處),這種主動愛的呼喚,使匝凱對窮人及受欺騙的人,有勇氣再以誠懇相待,因為他找到了答案:「耶穌是我的主!我的名字叫匝凱!」(路 19:1-10)撒瑪黎雅婦人的身份只建基在一個賴以為生的水罐上;她逃避與人相遇。但耶穌把她心底對主的渴求浮現出來,最後終能放下水罐、走入人群中,因為她知道:「父不斷尋找我;我是他的女兒!」(若 4:29)保祿清晰自猶太人的「身份」,但在大馬士革路上與主相遇、及之後三天的默想中,又何嘗不是重新再發現其真正的身份呢?(宗 9:1-19)耶穌定睛看著那富貴少年,就喜愛他,因為他遵守誡命,懂得如何與周遭的人建立關係。(谷 10:17-23)然而他的產業,卻阻止他更進一步在主前尋獲真正的身份。

 

無論人對自已身份的肯定是如何不足夠,天主恩寵的大能,自會提昇人固有模糊的身份。然而,作為福傳教育工作者,協助青年在主內建立真正的身份,遂成為這使命的一個幅度。或許最終會問,我們真正的身份是什麼?「我們呼號:『阿爸,父呀!』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羅 8:15b-16)

 

1.2 培養青年學習去愛 (Education to Love)

 

Eric Fromm 認為,「愛」是成「人」之最重要幅度;「愛別人」與「接受愛」在人格成長任何階段,同樣重要。(5) 事實上,當人懂得並敢於去愛別人時,已顯示出他與別人擁有正常、真摯的關係。Eric Fromm 認為「愛」大致可分五大類,而「神對世人之愛」的價值最高。由於人本性就是追求一個「完美」的客體,因此這種「神對世人之愛」遂成為人存在的必然要素。事實上在教育理論層面,這種對「愛」的重要性進行探索,並非只是今個世紀心理學上的產物,早在十四世紀,教育家 Pier Paolo Vergerio 已提倡愛的教育 Pedagogy of Love(主動去愛及接受愛 to love and to be loved)。(6) 因此,正在成長階段中的青年,應學習去「給予」及「接受」愛,並設法去發掘「愛的真義」、「如何去愛」、及「如何使自己變得可愛」。

 

「天主是愛」(若一 4:8b)。若望宗徒(深信自己是耶穌所愛的那個門徒)這種對天主本質的洞見,根源於耶穌對他的愛、及他對這份愛的回應。「凡有愛的,都是生於天主,也認識天主;那不愛的,也不認識天主。」(若一 4:7b-8a)這種由於愛而衍生一種對事物本質洞見的能力,幫助我們明白,為何若望「進去了,一看見(耶穌的空墳)就相信了」(若 21:3-8)(7)。他愛的多,「見」的也愈多。Eric Fromm 這樣說:「藉著『認知』,我把天主化成我所有;藉著『愛』,我進入到天主的奧蹟中!」(8) 的確,經驗亦告知我們,特別在人與人相處上,「愛」能幫助我們去認知、並進入事物的真相。

 

「愛(愛別人及接受愛)」使人成長,透過「愛」,人與人建立正常關係、並確定自己的身份,而更重要的,「愛」竟可成為認知、洞見、及探索超然事物的必要因素。這樣,福傳教育工作者可謂身負重任。青少年及青年正處於探索自我身份的時期,他們很容易認同某些「偶像」及其所附帶的價值。教育工作者與他們所建立的愛的氛圍,有助青年認同某些教育工作者為「偶像」及分享其擁有的價值,從而達到人格教育及價值教育的理想。

 

在這愛的氛圍及內在愛的動力推使下,青年逐漸成長並嚮往真、善、美。事實上,由於天主是一切真、善、美的根源,而人亦正是按天主的肖像而受造,一方面這種對真、善、美的嚮往,來自對一完美客體(天主)的追尋,另一方面,人本身亦成了追尋的對象;這使我們明白,一切道德規範的核心精神就是愛主愛人(路 10:27),而當人按其誠而行之,自然地就更易愛主愛人。心內毫無詭詐的納塔乃耳,會較其他愛好奢華驕飾的人更容易與主相遇,因為他容易去愛。

 

2.「我們找著了,……你來看一看罷!」

 

在納塔乃耳與耶穌相遇的敘述片段中,我們不能不承認斐理伯作為天人相遇間中介角色的重要性 ─ 是他向納塔乃耳作證:「我們找著了!」是他向納塔乃耳作出邀請,分享他們的體驗、一個豐富的體驗:「你來看一看罷!」作為福傳教育工作者,他的職務並非只是宣講一大套系統化的教義,卻是身體力行,活出這「福音」的韻味,並透過愛,把這箇中體驗的「福音」通傳他人。

 

2.1「我們找著了!」 喜樂的福音見証者

 

「找著了!」不是純理性推敲的結果,亦不是熟讀整部教理所獲的答案,卻是真實的生命碰觸 ─ 找著了耶穌!找著一位默西亞。(若 4:26)作為福傳教育工作者,我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人(路 24:48),因為我們所宣講的「福音」 耶穌,理應是親眼所見過,瞻仰過,以及親手摸過的生命的聖言(若一 1:1)。值得我們反省,每一次與青年相遇時所宣講的耶穌基督,是抽象教理所得的合成品?還是那位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在我們每日生活中碰觸到的耶穌基督?

 

教會在牧民經驗探索的歷史上,曾經歷過不少模式的轉變。(9) 由於青年正處於生命成長過程中最敏感及決定性的階段,時至今日,在青年牧民事上,仍有不少弟兄姊妹抱著「青年事由青年做」的逃避心態。事實上,信仰經驗的傳遞,並非指某幾位有獨特祈禱經驗、或特別活躍之年青教會人士的專利責任,卻是整個「教會」不斷傳遞她每日所碰觸、所體驗、所生活的「福音」 耶穌基督。「我們找著了!」這是上至小朋友,下至老婆婆對每位年青人的宣講;是整個教會的宣講。有誰曉得,當探訪老婆婆時,不正是她朝夕共處的耶穌在向青年們宣講呢?

 

誠然,向青年們宣講那每日在生命中碰觸的耶穌,是整個教會的責任,不過,只有當他們讓耶穌「寓居」在心內(若 1:39),服從信仰,這天主的道才算逐漸增長、教會這基督奧體,才會逐漸壯大(宗 6:7; 12:24; 13:49; 19:20)。教會的成長,有四個重要幅度:1. 福音宣講;2. 禮儀祈禱;3. 兄弟友愛;4. 愛德服務。(宗 2:42-47)成長中的青少年、甚至青年,極之需要朋輩認同及團契支持。然而,一個只側重「禮儀祈禱」及「愛德服務」事性的教會,能否在團體中為青年營造足夠的團契共融,並向他們作出有力的宣講呢?這帶出了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本地教會在青年牧民上有何計劃?這計劃與整體的牧民方案又有何關係?

 

值得每位福傳教育工作者每日自省:我在教會青年團體內,是否有信心、喜樂地大膽宣講:「我找到了耶穌」?

 

2.2「你來看一看罷!」 充滿誠意的同行者

 

「你們來看看罷!」耶穌對安德肋及若望的邀請,重覆地再次出現於斐理伯與納塔乃耳的對話中。是巧合?還是一如師傅,出於內心的誠意,把所尋獲最好的一份與人分享?不單止是最好的一份,更是為生命最重要的一份,值得將一切都看作損失,而只以認識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斐 3:7-8)若果我們深信,每份恩寵包含一項使命,而接受的愈多,被要求的也愈多,那麼,我們會更易明白,為何保祿宗徒在大馬士革路上與主相遇後,有這麼大的熱誠去承認:「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格前 9:16)值得我們反省:我每日怎樣接受了天主的恩寵?斐理伯敢於對納塔乃耳說:「你來看一看罷!」我有這股熱誠對每位青年作出邀請嗎?

 

「你們來看看罷!」而不是「你們去看看罷!」是一份邀請,讓青年來分享同一經驗、一份同行的經驗。主耶穌的確是一位好師傅、一位懂得與徒弟同行的師傅。(10) 厄瑪烏路上兩位失望門徒皈依的巧遇(路 24:13-35),正是耶穌同行經驗成功的典型;耶穌與他們同行,離開他們原對之抱有希望的耶路撒冷,向他們發問、並逐步向他們解釋,到最後,在擘餅與記憶的交錯中,他們認出耶穌來,並立即動身,返回那曾經帶來失望的耶路撒冷。耶穌並沒有一下子斥責他們的無信,卻是在同行中,逐步引發他們發現真理;這需要容忍、聆聽、耐性、智慧、愛心、與祈禱。這些我有嗎?

 

青少年及青年雖然不喜歡家長式及說教式的統治,但他們雙目常注視週遭環境,學習成年人如何回應來自外界的挑戰。不要以為在青年牧民事功上不需成年人的參與,事實上,正在找尋自我身份形象的他們,極之渴望一些「偶像」以作模倣,甚至是有經驗的同行者(不是長上與屬下、教師與學生的關係)去一同探索自我身份形象、與外界建立正常關係。青年人不要你告知他們主耶穌是如何的真、善、美,但他們要你與他們一同尋找,在受苦和期盼的地方、在那些每日與你同甘共苦的兄弟姊妹中、在那些呼喚他而尚未認識他的人心內、……、在祈禱中、在誦讀聖言時、在聖體聖事裡,(11) 直至找到他,並坦然向他承認:「辣彼!你是天主子!」青年所需要的,就是一個有經驗、懂得同行的教會。

 

結論

 

天主是「愛」;宇宙萬物皆源自「愛」;只有「愛」方能在超然的層面上洞悉一切、通達一切。「接受愛」與「主動去愛」在成長路上互為因果,直至找著自我的身份形像;在天主的愛 ─ 聖神內,人知道天主是父,我們是他的子女。

 

向青年宣講福音,就是帶領青年與基督相遇。在天主的救恩計劃堙A人固然不能忽略天主的主導角色,但亦不能袖手旁觀;我若不傳福音,我就有禍了。在「斐理伯帶領納塔乃耳與耶穌相遇」的福音圖像中,引伸了兩個牧民原則,作為福傳事功上的指引:1. 協助青年建立真正的身份;2. 培養青年學習去愛。其實這兩個原則放諸四海皆通用,但為青年牧民尤為合適,因為青年正處於找尋自我身份形像的時期。

 

在這篇文章的結尾,我不能不想起尚有三個月就要過世的父親。如何與他一起跨越過往罪惡的枷鎖、帶領他與主耶穌相遇、接受洗禮、成為天父鍾愛的兒子?容忍、聆聽、耐性、智慧、愛心、祈禱、…… 我發覺,我要重新去學習。三個月之後,我將「失去」父親,但這使我更加仰賴天上的父,深願在邁向第三個千禧年之際,有更多中國的青年向天父呼號:「阿爸,父呀!」聖神親自和我們的心神一同作證:我們是天主的子女。(羅 8:15b-16)。

 

註釋

1. JOHN PAUL II, Apostolic Letter. Tertio Millennio Adveniente (=TMA) on Preparation for the Jubilee of the Year 2000., Rome, Vatican Press, 1994.

2. 參閱 GENERAL SECRETRIAT OF THE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PHILIPPINES, Synod of bishops special assembly for Asia. Jesus Christ the Savior and His Mission of Love and Service in Asia: "that they may have life, and have it abundantly" (Jn 10:10), Vatican City, 1996 的結論。

3. 當然,為天主是沒有不可能的事;作為天人間的中介角色,我們只能憑理性來思索及安排所有的牧民策略及行動。

4. 值得一提的,艾力遜的理論,並非指老年人不須再找尋並肯定自我身份,相反,生命中任何階段,均需要對自我身份的肯定,只不過在青少年及青年的成長階段中,這需要至為明顯,並構成進一步人格成長的基礎。

5. 參閱 FROMME E., The Art of Loving, New York, Harper and Col., 1956, 1-4.

6. 參閱 BRAIDO P., Breve storia del sistema preventivo, Roma, Las, 1993, 20-21.

7. 亦參閱若 21:7。

8. 參閱 FROMME E., The Art of Loving, New York, Harper and Col., 1956,81.

9. 參閱 Capitolo terzo: Modelli di pastorale giovanile: le comunit?ecclesiali rispondono alla sfida? in: TONELLI R., Pastorale giovanile. Dire la fede in Ges?Cristo nella vita quotidiana, Roma, Las, 1987, 63-92.

10. 事實上,福音書上所呈現的耶穌的其中一面,正是一個不斷 在路上教導群眾、特別是教導他的門徒的好師傅:谷 8:22-10:52 描寫耶穌如何在路上,教訓門徒何謂真正跟隨主;路加聖史所載的福音,正好按照著一個「地理性」及「神學性」的 旅程 模式分三大部份編輯而成,即耶穌在加里肋亞的事蹟(3:1-9:50)、往耶路撒冷的旅程(9:51-19:27)、及在耶路撒冷的事蹟:苦難、死亡、復活及升天(19:28-24:53)。

11. 參閱 JOHN PAUL II., "Teacher,where are you staying? Come and see The Holy Father's Message to young people for the 12th World Youth Day", L'Osservatore Romano 35 (1455) August, Rome, 1966, no.4-7.

 

(本文刊登於《神思》•第 34 期,1997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