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若瑟‧加拉桑神父

真福加拉桑神父

出生地
西班牙 韋斯卡省 阿澤紐

出生日期
1872年12月23日

去世日期
1936年7月29日

享年
63

身份
慈幼會會士
秘魯 波利維亞會省省會長
西班牙 巴塞隆納 華倫西亞地區 塔拉戈納省省會長

列品案開始日期
1995年10月24日

榮列真福品日期
2001年3月11日

英勇的信仰見證

真福若瑟‧加拉桑神父及
三十一位同伴
Blessed Fr. Joseph Calasanz and
31 companions
(1872-1936 )

簡介

一九三零年代,西班牙發生內戰和宗教迫害,死傷慘重。在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九年,教會受迫害的情況最為嚴重,成千上萬的西班牙人為基督犧牲性命,其中約有一百 人屬於慈幼大家庭,而當中九十五人(包括神父、修生、修士、母佑會修女、平信徒及協進會成員)的列品程序已經展開,三十二人(若瑟‧加拉桑及三十一位殉道者) 於二零零一年榮列真福品。

碧岳十一世的預言

一九三三年六月發生首輪衝突後,成千上萬的西班牙人前往羅馬。當時,教宗碧岳十一世在六月九日對他們說了一些先知般的預言,而這些預言在數年後實現了:「人民 將受許多痛苦,神職人員和主教也受迫害,許多教堂遭褻瀆,許多聖所被摧毀,各種神聖法律和良知公然受到違犯。」教宗亦特別談到神職人員說:「他們身陷艱辛、邪 惡和殘酷的磨難……就像要考驗他們對教會元首所具備的強烈責任感和忠信。」教宗說這話時提及的混亂僅是開端。碧岳十一世以先知的直覺繼續說:「明天會發生什麼 事?」這話就像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教宗很憂傷,但他信賴上主,因此自行回答說:「只有天主知道!……若我們按現在判斷未來,有充份理由對未來感到憂傷和恐懼。然而,儘管發生許多不幸事件,即使 種種跡象並不樂觀,我們也信賴天主是自古以來的護慰者。『contra spem speravi』(絕望中常懷希望)。即使人性上有許多憂傷和恐懼的理由,但從天主的眼光,我們理應及必須對祂懷有信賴和希望。戰鬥的是祂,我們是為祂受迫害,但天主最終 必會得勝。祂是戰無不勝的!……」數年後發生的各種事件,證明教宗的話確實是先知預言。信仰終於在西班牙取得勝利,但血流成河,使這個偉大的國家產生了許多殉 道者。

宗教迫害與內戰

西班牙內戰是真正的宗教迫害,其中亦有政治動機。事實上,一九三一年四月十四日王朝倒台後,一個反宗教的共和國成立。五月十一日,新政權成立不足一個月,不少 聖堂和會院在馬德里(Madrid)、華倫西亞(Valencia)、馬拉加(Malaga)、塞維爾(Seville)、科多巴(Cordoba)及其他地 方遭破壞。反教權政府真正要摧毀的,是信仰和宗教信念,而非宗教建築。他們透過媒體展開前所未有的宣傳運動,抹黑天主、耶穌基督、教宗、教會、主教、神父和修 道者。社會盛行物質主義,否定宗教及各種超性原則。政府尤其要對付所有神父和修道者,反對舉行任何宗教儀式、祈禱及服務青年的奉獻生活。政府無情地對付教會, 首先驅逐托萊多(Toledo)的首席主教,然後鎮壓所有修會。一九三二年二月六日,政府宣布所有學校不再受教會管轄,因為反教權政權認為天主教與新共和國並 不相容。一九三六年一月,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成立,向教會及其聖職人員宣戰。

仇視信仰

無神論者掀起內戰,口號為「殺掉所有神父」。若望‧皮爾羅(John Peiro’)更宣告:「摧毀教會是公義之舉。在革命最激烈之際,人民充滿無法遏止的仇恨,如果有神存在,殺掉祂也是應份的!」因此,內戰是在精心策劃下發生的,全國每個 角落都出現武裝分子。各地首要的受襲目標都是本堂神父。他們像惡魔般仇恨地呼喊:「一個也不能放過!」革命人士無情地捕殺神父和修道者,充滿反教權情緒:「對 待神父不必慈悲,也無須監禁他們,殺掉每個神父,尤其是那些因虔誠和熱衷慈善工作而受尊重的神父。」委員會下令:「殺掉全部神父,先殺掉優秀分子或被稱為有聖 德的」。

除了屠殺教會人士,他們亦褻瀆聖像,玩弄十字架和聖畫,毀壞祭台、聖爵、禮儀祭衣及教會建築,完全不顧及他們恭奉多個世紀及被視為國寶的藝術作品。克特龍 (Catalone)一個軍人吹噓說:「我像其他人一樣曾到俄羅斯,在那裡學懂仇恨基督,與他對抗到底。我們不能讓任何十字架豎立。」

面對這種惡魔般對信仰的仇視,許多人捨身殉道,以這個最明顯和富於說服力的方式,見證他們對基督和教會的愛。雖然這場西班牙內戰屬政治性質,但其實是源自宗教 因素。共產勢力企圖使西班牙成為一個無神國家,作為無神主義的中心,然後在此把無神主義傳到非洲和拉丁美洲。因此,軍事行動的受害者其實是信仰的殉道者,為國 家付上性命的人其實是為信仰而死。這場戰爭的殘酷程度是立國百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

慈幼會會士捲入漩渦

慈幼大家庭當時(一九三六年)在西班牙發展蓬勃,發展了四個慈幼會會省及一個母佑會會省,亦設立了多間會院,有數以百計的會士和修女,但他們都不能避過紅軍無 情的壓迫。戰事結束後,失蹤者約有一百人,他們都死於牢獄或民眾批鬥,其中許多人顯示了堅強的信德,願意為天主和國家犧牲性命。這些慈幼大家庭的英勇兒女所遭 遇的不幸逐漸曝光,他們成為慈幼先賢餘烈的輝煌人物。修會無法忘記他們所受的痛苦,以及他們默默地以性命作出的崇高犧牲,尊崇他們為獻身天主的基督徒。因此, 修會費煞苦心,仔細搜集他們的生平資料,尤其是在迫害開始後的資料,包括證詞、文件、見證人的報告以及其他資料,讓聖教會對這些公認的殉道烈士作出最後的判 斷。

由於執行上的困難,因此無法為西班牙內戰中所有受害的慈幼會會士展開調查。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期間,這些公認的殉道者按出生地分為三組:華倫西亞 — 巴塞隆納(Valencia – Barcelona)、塞維爾 — 科多巴(Seville - Cordoba)以及馬德里(Madrid),展開三個彼此獨立的調查程序。調查於一九七零年代中止,並於一九九三年重新展開。三位列品申請人協定,把慈幼會九十五位西班 牙「殉道者」重新分為兩組,以兩份不同的「案卷」(Positio)(譯按:有系統地展示在調查過程中所收集證據的文件)處理:華倫西亞的若瑟‧加拉桑及三十 一位殉道者(來自華倫西亞和巴塞隆納省的十六位神父、六位修生、七位修士、兩位母佑會修女和一位平信徒家僕);馬德里的亨利‧亞西奧(Henry Saiz Aparicio)及六十二位殉道者(來自馬德里及畢爾巴(Bilbao)省的十位神父、十四位修生、十四位修士、三位備修生及一位平信徒,以及來自塞維爾及 科多巴省的十三位神父、兩位修生、三位修士及三位平信徒)。

兩組的「案卷」均於一九九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備妥,但第一組獲優先處理,因為該組有第一手的見證人提供資料,較容易確認他們的殉道事蹟。教宗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 二十日簽署判決書,確認他們為殉道烈士,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宣告他們為真福。然而,第二組的「案卷」仍有待進一步的調查。

生平簡述

這一組別的三十二位殉道者稱為「若瑟‧加拉桑神父及三十一位同伴」,屬華倫西亞及巴塞隆納省。加拉桑神父不僅是該組最傑出的人物,亦是西班牙所有慈幼會會士中 最出色的。除真福儒里安‧朱雅(Julian Junyer)外,全部三十二位烈士均在一九三六年內戰發生後數月內殉道。以下名單是按列品調查的次序排列:

1. 真福若瑟‧加拉桑神父(Bl. Priest Joseph Calasanz)
2. 真福瑪定‧安多尼神父(Bl. Priest Martin Anthony)
3. 真福里卡多‧李奧斯神父(Bl. Priest Recaredo de los Rios)
4. 真福若望‧馬多雷神父(Bl. Priest John Martorell)
5. 真福若瑟‧奧田神父(Bl. Priest Joseph Otin)
6. 真福儒里安‧羅格斯神父(Bl. Priest Julian Rodriguez)
7. 真福若瑟‧吉姆茲神父(Bl. Priest Joseph Gimenez)
8. 真福桑胡安‧阿華若神父(Bl. Priest Sanjuan Alvaro)
9. 真福方濟‧班雷斯神父(Bl. Priest Francis Bandres)
10. 真福塞吉奧‧斯特神父(Bl. Priest Sergio Cid)
11. 真福若瑟‧巴塔拉神父(Bl. Priest Joseph Batalla)
12. 真福若瑟‧博內特神父(Bl. Joseph Bonet)
13. 真福儒里安‧朱雅神父(Bl. Priest Julian Junyer)
14. 真福若瑟‧卡特爾神父(Bl. Priest Joseph Castell)
15. 真福若瑟‧卡塞斯神父(Bl. Priest Joseph Caselles)
16. 真福雅各伯‧博內特神父(Bl. Priest James Bonet)
17. 真福伯多祿‧馬索魯修生(Bl. Cleric Peter Mesonero)
18. 真福斐烈‧韋維神父修生(Bl. Cleric Feli Vivet)
19. 真福斐理伯‧赫德斯修生(Bl. Cleric Philip Hernandez)
20. 真福匝加利亞‧雅迪亞修生(Bl. Cleric Zechariah Abadia)
21. 真福沙勿略‧波達斯修生(Bl. Cleric avier Bordas)
22. 真福彌額爾‧道明修生(Bl. Cleric Michael Domingo)
23. 真福雅各伯‧布克修士(Bl. Coadjutor James Buch)
24. 真福奧思定‧卡沃修士(Bl. Coadjutor Augustine Garcia Calvo)
25. 真福若瑟‧羅巴沙修士(Bl. Coadjutor Joseph Rabasa)
26. 真福安傑‧拉莫斯修士(Bl. Coadjutor Angel Ramos)
27. 真福雅各伯‧奧堤斯修士(Bl. Coadjutor James Ortiz)
28. 真福埃吉斯‧羅迪奧修士(Bl. Coadjutor Egidius Rodicio)
29. 真福厄里叟‧加西亞修士(Bl. Coadjutor Eliseus Garcia)
30. 真福卡門‧莫蘭諾修女(Bl. Sister Carmen Moreno)
31. 真福卡內爾‧安普魯修女(Bl. Sister Carbonell Amparao)
32. 真福亞歷山大‧普蘭斯(Bl. Ale ander Planas)(家僕)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上述三十二位殉道者連同華倫西亞總教區其他二百零一位殉道者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列為真福。三十二位的烈士生平簡述如下:

慈幼會會士

1. 真福若瑟‧加拉桑 Blessed Joseph Calasanz, 1872-1936

若瑟在一八七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生於韋斯卡省(Huesca)阿澤紐(Azanuy)。他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Sarria)的孤兒院長大,聖若望‧鮑思高在 一八八六年探訪此地時他亦在場。年青的加拉桑在十八歲加入慈幼會,完成初步培育後,於一八九五年晉鐸。他在修會出任多個職務:在沙利雅擔任真福斐理伯‧李納德 的秘書,其後調往馬塔羅(Mataro)及古巴,並出任秘魯—波利維亞(Peru’-Bolivian)會省的省會長。他返回西班牙後,出任巴塞隆納—華倫西 亞地區塔拉戈納省(Tarracona)的省會長。

他亦學習了斐理伯‧李納德的慈父情懷。就像鮑思高神父一樣,天主也賜給加拉桑神父博愛的心,以及勤奮工作的幹勁。他總是和藹可親,面露微笑,因此受到許多人的 愛戴。

當內戰迫近眉睫時,省會長只關心他的會士。一九三六年七月,戰爭爆發,加拉桑正在華倫西亞主持退省。會士費羅倫‧塞德倫(Florence Celdran)以見證人身份,在法院作證說:「我們所有慈幼會會士當時都在中央樓梯列隊,只有里卡多‧李奧斯神父(Recaredo De los Rios)走到樓下的小聖堂分送聖體。軍人衝了進來,用槍指著我們大叫說:『舉手!』然後,他們把我們帶到省會長的辦公室。加拉桑神父在這裡給我們赦罪。我們靜默片刻後, 彼此辦告解,心想我們大限將至了。接著,我們被帶到莫德魯(Modello)監獄。省會長在獄中幫助和鼓勵我們。有個會士很懼怕,但加拉桑神父說:『我的愛 兒,我們必須更相信天主,在祂內獲得平安。』一週後,他們在七月二十九日獲得釋放,沒有接受任何審訊。

數小時後,省會長及三位會士在鄉郊再次被捕,遭受審問及搜身。他們在加拉桑神父的手提箱發現一件神職衣服。他大膽地對叱罵他的軍人說:「沒錯,我是慈幼會會 士!」他們被帶到米斯拉達(Mislata)的委員會,其後由貨車送到華倫西亞。有個年青軍人在途中一直用槍指著加拉桑,只因為他是神父,雖經再三要求,他也 不肯把槍放下來。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他們抵達首都,在越過「聖若瑟橋」(St. Joseph Bridge)時,加拉桑頭部中槍,血流如注,倒在費羅倫‧塞德倫修士旁邊死去了。

2. 真福匝加利亞‧雅迪亞 Blessed Zechariah Abadia, 1913-1936

匝加利亞於一九一三年十一月五日生於韋斯卡省亞蒙安特(Almuniente),在九歲入讀韋斯卡省的慈幼會學校。他深受慈幼會的生活方式吸引,而前往阿利坎 特省(Alicante)坎貝魯(Campello),其後到赫羅納(Gerona),並於一九三零年在當地宣發修道聖願。他在沙利雅見習時,表現出犧牲精神 和優秀教育家的質素。

雅迪亞遭軍人逐出沙利雅會院後,與他的兄弟一同被捕,遭監禁一週。他獲釋後,尋找藏身地,但不久便與其他兩名會士被捕,並於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七日遭處決。

3. 真福方濟‧班雷斯 Blessed Francis Bandres, 1896-1936

方濟於一八九六年四月二十四日生於韋斯卡省赫庫(Hecho),就讀於韋斯卡省慈幼會學校,其後加入阿利坎特省坎貝魯的神學院,然後到馬德里省卡拉班塞 (Carabanchel)的慈幼會初學院。班雷斯於一九一三年發願,並於一九二二年晉鐸。

晉鐸後,他在巴塞隆納及馬塔羅(Mataro)服務,其後被派往沙利雅,親歷一九三四年十月革命的遺害和新共和國的成立。方濟神父非常進取,處事認真,亦親切 待人,而且富於正義感。在內戰期間,他竭力救助慈幼會會士和沙利雅學校的學生。他與一位合作夥伴準備藏身暫避時,不幸被補。雖然多次有人嘗試營救他,但回覆總 是一樣:「不論他是生是死,你也不會見到他的。」他可能於一九三六年八月三日在其中一個監獄被處決。

4. 真福若瑟‧巴塔拉 Blessed Joseph Batalla, 1873-1936

若瑟於一八七三年一月十五日生於萊里達省(Lerida)阿貝拉(Abella),成年後才加入修會,在一八九四年十二月七日發願,於一九零零年晉鐸。他總是 謙卑和低調地工作,但非常慷慨,是受會士和青年愛戴的看護。內戰爆發後,慈幼會會士被趕出會院,但若瑟神父請求留在會院照顧傷者。最後,他亦與若瑟‧羅巴沙修 士(Joseph Rabasa)一同被趕走。數天後,這兩位慈幼會會士獲得護照離開西班牙,但在路上被認出,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四日在公路上遭槍斃。

5. 真福若瑟‧博內特 Blessed Joseph Bonet, 1875-1936

若瑟在一八七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生於萊里達省蒙特雷爾(Montmagastrel),在一八九七年發願,成為慈幼會會士。博內特在塞維爾接受神學培育,於一 九零四年晉鐸。若瑟神父在一九一三年返回家鄉塔拉戈納省,首先在米諾卡省(Minorca)斯塔黛拉(Cittadella)服務,其後負責聖召推廣。內戰期 間,他與若干合作夥伴避難,直至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三日遭紅軍逮捕。他毫不猶疑,宣稱自己是慈幼會神父,結果在被捕當日在巴塞隆納被殺。

6. 真福雅各伯‧博內特 Blessed James Bonet, 1884-1936

雅各伯是若瑟‧博內特的堂兄弟,生於一八八四年八月四日,一九零九年在塞維爾宣發初願,於安達魯西亞(Andalucia)多間會院服務後,到阿利坎特省坎貝 魯修讀神學,在一九一七年返回安達魯西亞晉鐸,最後返回巴塞隆納。

內戰爆發後,雅各伯神父到家鄉避難,以為這樣較安全,但情況並非如此。他正準備返回巴塞隆納時,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五日在塔雷卡(Tarrega)遭逮捕及被 殺。

7. 真福沙勿略‧波達斯 Blessed avier Bordas, 1914-1936

沙勿略於一九一四年九月二十四日生於巴塞隆納省聖波迪瑪(San Pol de Mar)一個基督徒家庭,於六歲已入讀馬塔羅(Mataro)的學校。他在一九三二年發願後,被派往羅馬額我略大學修讀哲學,在一九三六年七月十七日與斐烈‧韋維 (Feli Vivet)返回西班牙渡假。他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時,內戰爆發。七月二十三日,他嘗試匿藏到家族的一座物業,但他的護照和身份證洩露了他的修道身份,同日在巴塞隆納被 殺。

8. 真福雅各伯‧布克 Blessed James Buch, 1889-1936

雅各伯生於一九八九年四月九日,在十四歲加入赫羅納的慈幼會會院,於一九零八年發願成為慈幼會修士,在華倫西亞服務多年,極受舊生和青年中心的青年愛戴。其 後,雅各伯在阿利坎特努力傳揚聖母進教之佑敬禮,是會院的靈魂,直到反教權政權將會院焚毀。

內戰爆發時,雅各伯剛剛由阿利坎特調往華倫西亞。他第一次遭監禁後,在多個地方匿藏,但不久被人認出而再次被逮捕。雅各伯‧布克於一九三六年七月三十日在薩雷 爾(El Saler)被殺。

9. 真福若瑟‧卡塞斯 Blessed Joseph Caselles, 1907-1936

若瑟在一九零七年八月八日生於阿利坎特省賓尼多利(Benidoleig),就讀於華倫西亞的慈幼會學校,其後到阿利坎特省坎貝魯當備修生,在一九二七年發願 後,被派往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服務,是個溫良及樂於助人的年青會士。他在馬德里省卡拉班塞修讀神學,在一九三六年於華倫西亞晉鐸。在夏季期間,他身處提比達波 (Tibidabo)。內戰爆發後,若瑟神父不顧自身安危,竭力為所有青年尋找藏身地方。他被監禁於巴塞隆納一個監獄,飽受折磨,於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七日被 殺。

10. 真福若瑟‧卡特爾 Blessed Joseph Castell, 1902-1936

若瑟於一九零二年十月十二日生於米諾卡省堡壘(Ciudadela),在家鄉認識慈幼會,希望加入這個修會。他被派往阿利坎特省坎貝魯及馬德里省卡拉班塞讀 書,在一九一八年發願成為慈幼會會士,並於一九二七年晉鐸。

一九三三年,若瑟神父在提比達波會院生活。一九三六年七月,他從樹林看見耶穌聖心堂遭焚燒,因此到巴塞隆納找地方匿藏。同年七月二十八日,他遭紅軍擒獲,在另 一名慈幼會會士面前被審問,最後在當日於巴塞隆納的一個監獄裡被殺。

11. 真福塞吉奧‧斯特 Blessed Sergius Cid, 1884-1936

塞吉奧於一八八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生於奧倫塞省(Orense)阿拉里茲(Allariz),年少時已洞悉自己的聖召,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接受初步培育,並在一 九零五年宣發聖願。他樹立善表,獲得所有人尊重,別人談論他時亦顯出尊敬之情,因為他仁慈待人,甚至一舉一動也流露出他的仁慈。斯特神父勤奮工作,幾乎一生也 負責沙利雅的牧民活動。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他離開會院後,在物色藏身之地時被人發現,身陷牢獄。他受審時公開宣告:「是的,我是慈幼會神父。」一九三六 年七月三十日,斯特神父在巴塞隆納遭槍決。

12. 真福里卡多‧李奧斯 Blessed Recaredo De los Rios, 1893-1936

里卡多在一八九三年一月十一日生於華倫西亞省貝特拉(Betera),生活在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家庭,在年青時已有意跟隨聖召。里卡多入讀華倫西亞的慈幼會學 校,在一九零九年發願成為慈幼會會士,並於一九一七年晉鐸。他天性聰敏,精於藝術和演說。

早在一九三一年,他已受一些襲擊學校的馬克斯主義者威脅,但他臉上總是掛著可觀的微笑。其後,他到沙利雅(巴塞隆納)、韋斯卡、坎貝魯、維列納 (Villena)、阿利坎特及華倫西亞服務多間會院,處事冷靜,即使在學校受襲及身陷牢獄時也保持冷靜,而且直到最後一刻,也鼓勵和支持他身邊的慈幼會會 士。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九日,他在帕特爾納(Paterna)殉道。

13. 真福彌額爾‧道明 Blessed Michael Domingo, 1909-1936

彌額爾在一九零九年三月一日生於塔拉戈納省卡塞拉斯(Caseras),在巴塞隆納省羅卡福特(Rocafort)的慈幼會學校就讀小學,其後到阿利坎特省坎 貝魯及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於一九二八年在沙利雅發願成為慈幼會會士。

彌額爾是非常出色的青年人,也是十分成功的教育家,曾在巴塞隆納省的馬塔羅服務,然後到馬德里省卡拉班塞修讀神學,並在第二學年夏季到沙利雅,遇上內戰爆發。 他起初躲在一間私人房子,後來感到與父母一起較安全,於是返回家鄉。他剛返抵家鄉,便遭人認出,更被監禁,受盡酷刑,最終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十二日在帕拉特 (Prat de Compte)被殺。

14. 真福奧思定‧卡沃 Blessed Augustine Garcia Calvo, 1905-1936

奧思定在一九零五年二月三日生於桑坦德(Santander),就讀當地的慈幼會學校,然後到阿利坎特省坎貝魯成為慈幼會的備修生,並決意成為修士。奧思定在 巴塞隆納省沙利雅完成初學後,在一九二三年八月宣發聖願。

他主要在華倫西亞會院服務。奧思定修士非常純樸,亦願意犧牲,為舊生撰寫了多個舞台劇本,亦見證了省會長若瑟‧加拉桑神父的殉道。兩個月後,即一九三六年十二 月九日,他亦與其他慈幼會會士在帕特爾納被殺。

15. 真福厄里叟‧加西亞 Blessed Eliseus Garcia, 1907-1936

厄里叟在一九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生於薩拉曼卡省(Salamanca)曼澤諾(ElManzano)。無神主義的共和國政府執政時,他身處阿利坎特省坎貝魯。 由於他和宗教人士關係密切,因此在迫害發生後,也遭受許多磨難。他於一九三二年在赫羅納發願成為慈幼會修士,在當地服務一段時間後,前往巴塞隆納省聖文森 (Sant Vicent dels Horts)服務。

在迫害發生期間,他不願留下會院的青年受無情的軍人折磨,但最後也被逐出會院。數天後,他返回聖文森探訪一位備受尊重的家僕普蘭斯先生(Mr. Planas)。跟蹤他的軍人截住他們,於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加拉夫(Garaaf)把他們槍殺。

16. 真福若瑟‧吉姆茲 Blessed Joseph Gimenez, 1904-1936

若瑟在一九零四年生於卡塔赫納(Cartagena),年僅五歲便成為孤兒,獲阿利坎特省的慈幼會會士收錄他入讀慈幼會學校。吉姆茲在一九二五年七月九日發願 成為慈幼會會士,並在一九三四年晉鐸。吉姆茲神父是熱心的教師,親切對待所有人,只曾在阿利坎特省阿爾科伊(Alcoy)會院服務,獲眾人愛戴。內戰爆發時, 若瑟正於華倫西亞參加退省。他與安多尼‧瑪定神父(Fr. Anthony Martin)在藏身的房子一同被捕。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九日,他們同時在帕特爾納殉道。

17. 真福斐理伯‧赫德斯 Blessed Philip Hernandez, 1913-1936

斐理伯在一九一三年三月十四日生於阿利坎特省維列納,在九歲入讀家鄉的慈幼會學校。他在坎貝魯接受初步培育,他的院長里卡多神父亦在當地殉道。一九三零年八月 一日,斐理伯於赫羅納發願。他是個喜樂的青年,對待青年真誠友善,成為修生後,亦受眾人尊重。一九三六年夏季,他到沙利雅攻讀神學,內戰亦在此時爆發。他與雅 各伯‧奧堤斯神父(Fr. James Ortiz)藏身在一間旅館,於七月二十七日軍人搜查旅館時被發現,兩人同時被捕。此時匝加利亞‧雅迪亞神父也剛剛到這裡匿藏,同樣被捕。他們曾受酷刑折磨,並於當晚在巴 塞隆納被殺。

18. 真福儒里安‧朱雅 Blessed Julius Junyer, 1892-1938

儒里安在一八九二年十月三十日生於赫羅納省維拉克里(Villamaniscle),自小便加入慈幼會會院。他被派往阿利坎特省坎貝魯,其後到馬德里省卡拉班 塞,在一九一二年發願成為慈幼會會士。他在維茲克雅省(Vizcaya)巴拉卡爾多(Baracaldo)及坎貝魯服務,其後在一九二一年晉鐸。儒里安神父一 生致力於培育年青的慈幼會會士,熱愛音樂和文學。內戰爆發後,他藏身於赫羅納,打算從那裡把年青會士送到法國避難。結果,他遭逮捕,被控叛國和間諜罪,法院判 他死刑。他臨終時在巴塞隆納省莫德魯監獄表現親切和共患難的精神,立下芳表。儒里安在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六日被槍決。

19. 真福安多尼‧瑪定 Blessed Anthony Martin, 1885-1936

瑪定在一八八五年七月八日生於薩拉曼卡省卡爾匝達(Calzada de Bejar)一個虔誠基督徒家庭,年青時深受教育事業吸引,在薩拉曼卡修讀教育學。在求學期間認識慈幼會會士,請求加入慈幼會,於一九一九年晉鐸。

安多尼成為慈幼會神父後,在阿利坎特省坎貝魯及馬德里省卡拉班塞服務,其後被派住華倫西亞會院出任院長。無論在哪裡工作,他總是個充滿熱誠的慈幼會會士,把會 院轉化為喜樂的團體。

安多尼神父是有條不紊的教育家,孜孜不倦,懂得贏取學生的信任。他於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在帕特爾納殉道。

20. 真福若望‧馬多雷 Blessed John Martorell, 1889-1936

若望在一八八九年九月一日生於華倫西亞省皮卡森特(Picassent),是個純樸謙遜的人。他在慈幼會的聖安當聖堂(S. Antonio Abate)擔任司事後,在較年長時方成為慈幼會會士。晉鐸後,若望神父在一九二三年返回這間聖堂服務,在共和國執政的艱難時期推行牧民活動。天主教徒受迫害,他的使徒工 作並非時常獲得人民接受。然而,馬多雷神父是所有人的善牧,尤其照顧貧苦的人。

慈幼會學校受襲後,他與其他慈幼會會士被監禁一週。他獲釋後,再次被捕,被帶到學校受各種酷刑。一位見證人作證說,即使他在獄中流著血,還在鼓勵其他的囚友。 一九三六年八月十日,他在華倫西亞殉道。

21. 真福伯多祿‧馬索魯 Blessed Peter Mesonero, 1912-1936

伯多祿在一九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生於薩拉曼卡省亞爾德里高(Aldearrodrigo),在巴倫西亞省(Palencia)阿斯杜迪洛 (Astudillo)求學,然後到阿利坎特省坎貝魯繼續進修,但因身體虛弱而要回家。伯多祿一位兄弟也是慈幼會會士,在這個兄弟逝世後,他返回坎貝魯,在一 九三一年八月三日發願。他先到馬塔羅服務,其後到華倫西亞,遇上內戰。

伯多祿性格溫良,深受同伴愛戴。他被逮捕後,很快獲釋,並與一位神父在華倫西亞省梅里安納(Meliana)暫避,但不久亦要再度逃走。伯多祿‧馬索魯再度被 截查,但拒絕告發其他神父和修道者。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一日,伯多祿‧馬索魯修生在托倫特(Torrente)被殺。

22. 真福雅各伯‧奧堤斯 Blessed James Ortiz, 1913-1936

雅各伯在一九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生於潘普洛納(Pamplona),在十二歲入讀市內的慈幼會職業先修學校。他不守紀律,粗心大意,但學校的經歷促使他自我反 省及思考聖召。最後,他加入慈幼會,在一九三二年發願成為修士。他在杜林求學,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的職業先修學校任教,孜孜不倦地工作。

他與斐理伯‧赫德斯神父渡過人生最後數天。一九三六年七月二十七日,雅各伯‧奧堤斯在巴塞隆納被殺,享年二十三歲。

23. 真福若瑟‧奧田 Blessed Joseph Otin, 1901-1836

若瑟在一九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生於韋斯卡。他與慈幼會會士一同求學,不久即決定加入慈幼會。他在阿利坎特省坎貝魯接受初步培育,並於一九二八年晉鐸。

若瑟性格開朗,輕易贏得青年信任。除在馬德里省卡拉班塞進修外,亦在阿利坎特省、維列納、坎貝魯及阿爾科伊等地服務。

內戰爆發後,若瑟‧奧田前往華倫西亞,藏身於一間旅館,打算盡量在那裡躲藏。最後,他遭人揭發,被紅軍逮捕。此後,再沒有關於他的資料,只知道他於一九三六年 十一月被殺。

24. 真福若瑟‧羅巴沙 Blessed Joseph Rabasa, 1862-1936

若瑟在一八六二年七月二十六日生於萊里達省(Lerida)諾維斯(Noves),在巴塞隆納會院擔任廚師,其後申請加入修會,在一八九二年發願成為慈幼會修 士。若瑟盡量花時間打理廚房所有工作。其後,他被派往阿利坎特省維列納,但在年長時返回沙利雅。

內戰爆發後,他要求留在若瑟‧巴塔拉神父(Fr.Joseph Batalla)身邊,協助他處理診所工作。不久,他要逃難,與其他神父會士的下場相同,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四日在巴塞隆納殉道,享年七十四歲。

25. 真福安傑‧拉莫斯 Blessed Angel Ramos, 1876-1936

安傑在一八七六年三月九日生於塞維爾。他十五歲時到羅馬朝聖,在回家途中有機會探訪巴塞隆納省沙利雅的慈幼會會院。安傑深受會院的氣氛吸引,其後決定成為慈幼 會會士,在一八九七年發願成為慈幼會修士。他透過繪畫及舞台表演推行出色的使徒工作,是位謙遜及勤奮的慈幼會會士,處事謹慎,為人樂觀。

內戰爆發後,拉莫斯在旅館匿藏,但其後在路上被人認出,於一九三六年十月十三日在巴塞隆納被殺。

26. 真福埃吉斯‧羅迪奧 Blessed Egidius (Gil) Rodicio, 1888-1936

埃吉斯在一八八八年三月二十日生於奧倫塞省里圭尤(Requejo)的一個虔敬基督徒家庭。他由加里嘉(Galizia)到巴塞隆納省沙利雅,在一九零八年發 願成為慈幼會修士。

埃吉斯修士曾在會省內多間會院服務,最後被派往沙利雅管理麵飽店。他願意犧牲,性格慷慨、純樸及親切。他被紅軍逐出會院後,與一名舊生共同生活了一段時間。一 次,他大意地在一封寄給家人的信封上寫下自己的地址,遭紅軍發現。埃吉斯被捕,於一九三六年八月四日被殺。

27. 真福儒里安‧羅格斯 Blessed Julian Rodrigues, 1896-1936

儒里安在一八九六年十月十六日生於薩拉曼卡,在一九一七年成為慈幼會會士,並於一九三零年晉鐸。

儒里安以工作積極著稱。他熱誠、溫良及樂於助人。為免拖累別人,竟拒絕接受恩人的協助,而向當局自首,因此被監禁。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九日,儒里安神父在帕特爾 納被殺。

28. 真福阿華若‧桑胡安 Blessed Alvaro Sanjuan, 1908-1936

阿華若在一九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生於阿利坎特省亞爾科克(AlcocerdePlanes)一個非常虔敬的基督徒家庭,在十一歲進入阿利坎特省坎貝魯的神學 院。由於他性格溫順、喜樂及豪爽,獲得眾人愛戴。阿華若在杜林修讀神學,並於一九三四年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晉鐸。不久,他被派往阿利坎特省阿爾科伊。

內戰爆發後,阿華若神父到父母居住的科塞泰納(Cocentaina)避難,兩個月後被捕,被關進阿爾科伊的監獄。家人多次嘗試營救他,但總是得到這樣的回 覆:「我們不是要殺你的兒子,而是要殺掉神職人員。」一九三六年十月二日,他與另一囚犯被帶到維列納,在路上被處死。

29. 真福斐烈‧韋維神父 Blessed Feli Vivet, 1911-1936

斐烈在一九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生於巴塞隆納省聖斐烈(San Feli de Torello)。全家遷至加泰羅尼亞(Catalogna)首都,父親從事建築承建商。

斐烈在巴塞隆納省羅卡福特(Rocafort)求學,其後到阿利坎特省安培魯(Ampello),於一九二八年在沙利雅宣發修道聖願後,被派往阿利坎特省阿爾 科伊進修。其後,他到羅馬額我略大學攻讀神學。他返回西班牙渡假時,遇上內戰,躲在父母家裡避難。他父親和兄弟都是公教進行會(Catholic Action)成員。不久,軍人到達,用貨車把他們三人全部帶走,母親追在貨車後面,直至昏厥。一九三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他們在路上被殺,父子三人互相擁抱,迎接光榮的結 局。

母佑會修女

30. 真福卡門‧莫蘭諾 Blessed Carmen Moreno, 1885-1936

卡門在一八八五年八月二十四日生於加的斯省(Cadiz)維拉瑪定(Villamartin)的一個虔誠基督徒家庭,是塞維爾聖母進教之佑孝女會學校的舊生, 年青時須克服重重困難,方可成為母佑會修女,在一九一四年宣發永願。

卡門修女起初在巴塞隆納省沙利雅服務,其後出任華偉德(Valverde del Camino)會院及赫雷斯(Jerez)會院的院長,然後返回沙利雅擔任副省會長。內戰爆發後,她須匿藏避難。雖然卡門獲得船票和許可證,可乘坐意大利輪船出國,但她與 卡內爾‧安普魯修女(Sr. Amparao Carbonell)請纓留在當地,照顧另一位準備接受手術的修女。結果,所有修女離開,只留下她倆和那位患病的修女。一個月後,患病的修女平安辭世,但卡門修女和安普魯 修女被紅軍逮捕,於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在巴塞隆納被殺。

31. 真福卡內爾‧安普魯 Blessed Amparo Carbonell, 1893-1936

安普魯在一八九三年十一月九日生於華倫西亞省阿爾柏拉亞(Alboraya),小時候就讀家裡附近的聖母進教之佑學校。她家境清貧,父親是卑微的農民,因此須 克服家人的反對才能追隨聖召。她加入母佑會,在一九二三年發願。她後來患上重病,儘管困難重重,但最終也能追隨聖召。一九二九年,安普魯宣發永願。

內戰爆發後,其他修女都乘坐意大利輪船出國,但她與卡門修女自願留下照顧一位患病的修女。一九三六年九月一日,安普魯修女及卡門修女在巴塞隆納遭紅軍逮捕及被 殺。

平信徒(家僕)

32. 真福亞歷山大‧普蘭斯 Blessed Ale ander Planas, 1875-1936

亞歷山大在一八七五年生於巴塞隆納省馬塔羅。他是失聰的,因此無法成為慈幼會會士,但這個「聾子」充滿慈愛,修會成為他的「家」,會士是他的「兄弟」。

他在巴塞隆納省聖文森會院生活四十年,深受愛戴和尊重。他精於雕刻,是個有涵養和虔誠的人。會士和青年被逐後,他留在會院,以為不會遇到什麼問題。可是,厄里 叟‧加西亞神父探望他時被人發現,因此他於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九日遭逮捕,在加拉夫被殺。

Please wait while flipbook is loading. For more related info, FAQs and issues please refer to DearFlip WordPress Flipbook Plugin Help docum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