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瑪利亞‧盧美樂修女

真福盧美樂修女

出生地
尼加拉瓜 格拉納達

出生日期
1902年1月13日

去世日期
1977年7月7日

享年:75

身份
母佑會修女

列品案開始日期
1988年11月18日

榮列真福品日期
2002年4月14日

「慶禮院是我的首要召叫」

真福瑪利亞‧盧美樂修女
Blessed Sr. Maria Romero Meneses
(1902-1977 )

簡介

一八九三年,中美洲尼加拉瓜的自由黨發動叛亂,塞拉亞(Jose SantosZelaya)出任該國總統,成為國家元首。新任總統不擇手段,實施長達十六年的高壓統治。他迫害異見人士,大舉殲滅和放逐他們。當時的副總統是斐烈‧盧美樂博士(Dr. Feli Romero Meneses),他亦是日後的財政部長。歷史學家哈林頓(H.Harrington)雖然批評新政權不擇手段,但不忘補充說:「儘管如此,塞拉亞政府亦擴建鐵路及增設學校,國家前所未有的興盛繁榮。」政府雖以暴力施政,但斐烈博士身為虔誠正直的基督徒,亦為人民的福祉服務。

一九一二年,美國政府指塞拉亞是「該國的歷史污點」。他失勢逃出國外後,美國海軍進駐尼加拉瓜,該國成為美國的經濟保護國。塞拉亞的同黨被通輯。斐烈當時已退出政壇,沒有人搜捕他,也沒有人控告他。

盧美樂家族

斐烈的第一任妻子梅希德‧奧特嘉(Mercedes Ortega)逝世後,他娶亞納‧布蘭頓(Ana Meneses Blandon)為妻,天主也降福他的婚姻生活。盧美樂一家正值全盛時期,住在格拉納達城(Granada),宅第富麗堂皇,育有十三名子女。排行第三的瑪利亞生於一九零二年一月十三日,並於一月二十日領洗,生活在溫暖的家庭中。她斷奶後,外祖母希望讓這孩子陪伴她,而且孩子的母親再度懷孕,這樣亦可減輕她的負擔。瑪利亞於一九零四年七月二十一日領堅振,並於一九零九年十二月八日初領聖體。

瑪利亞的童年非常快樂,由姑母教導,亦學習鋼琴和小提琴。她時常謹記父親的教訓:「我們總要行善。如果要等到生活順遂才行善,就永遠不會有所行動。我們必須學習螞蟻,即使在狂風暴雨下,也繼續在蟻丘內工作,服務整個家族。」瑪利亞在童年時代,完全不知道在離家不遠的市郊,有許多孩子營養不良,生活困苦,與她的生活截然不同。


母佑會學校

一九一二年,首批母佑會修女抵達格拉納達。十二歲的瑪利亞入讀母佑會學校,很喜歡這裡的生活。她當時的友伴艾德拉‧桑托斯(Adela Santos)日後說:「瑪利亞在學校裡品格出眾,尤其是潔德。即使天氣炎熱,她的衣著行為仍然端莊。我們不喜歡排隊或把雙手放在背後,但瑪利亞即使在這些小事上,也絕不犯規。」

瑪利亞如此向亞納‧賈華利修女(Ana Maria Cavallini)憶述她在一九一五年十二月八日加入聖母孝女會的情形:「那是我人生最快樂的一天,我非常高興,感到自己完全屬於天主,而且只屬於祂。我不懂怎樣描述當時的喜樂,那是天上的喜樂。」

一天,瑪利亞臥病在床,幾乎不能動彈,只能稍為轉動頭部。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似乎活不成了,醫生也說:「這小女孩死定了。」數天後,瑪利亞看來很高興,而且煥發神采,充滿信心地說:「我知道聖母會把我治好的。」過了不久,她已經可以下床了,而且經過六個月虛弱的患病日子後,終於可以回校,就像從沒有生過病一樣。


加入母佑會

瑪利亞‧盧美樂的聖召逐漸成熟,有如甘美的果實。一九一九年,她到聖薩爾瓦多(San Salvador)當望會生,翌年三月十九日披上黑頭紗。在初學期,瑪利亞教授音樂,負責管理歌詠團,亦在慶禮院工作,教授要理,讓孩子們快樂地參加各種遊戲活動。這些女青年蹦蹦跳跳、唱歌跳舞,很喜歡初學生瑪利亞,視她為朋友。透過接觸這些女青年,瑪利亞逐漸體會到那些貧窮、營養不良和飢餓的孩子的不幸境況。她深受感動,因為召叫她的耶穌也臨在於這些孩子身上,就像臨在於聖體中一樣。

她好幾次上課學唱歌時,院長不悅地重複說:「再來,再來!」瑪利亞並沒有不滿,每次總是耐心謙遜地應說:「是的,院長。」這位虔誠的初學生熱心恭敬聖母,曾說:「我知道聖母在引導我,我閉著眼睛跟隨她,完全不覺得驚慌或分心。」

一九二一年主顯節,瑪利亞穿上會衣。她在初學期除了教音樂,也教繪畫、打字和設計。如果泥水匠在會院裡需要有人幫忙,總是由瑪利亞遞給他們水、磚塊、沙土、灰泥。她是與別不同的初學生,像鮑思高神父般經常提醒自己,她的工作屬於天主。她也學習與天主結合,默觀與行動並重,每天多次朝拜聖體。一九二二年,她經歷神秘經驗,聽到耶穌向她講話。

一九二三年一月六日星期六,二十一歲的瑪利亞‧盧美樂宣發神貧、貞潔及服從聖願。她把自己完全奉獻給天主,天主也繼續在她內心與她交談。她發願當天,院長對入會不足一年的初學生梅希德‧巴倫納(Mercedes Barberena)說:「你明年不會留在這裡。對不起,你健康太差,我們只好讓你回家。」梅希德到處找瑪利亞修女,瑪利亞對她說:「天主在這裡,你不會回家的,儘管她們說你要回家,但你將成為母佑會修女。」結果,梅希德在翌年(一九二四年)發願,並在多年後述說此事。瑪利亞在初學期結束後,獲委任為望會生和初學生的管理員。一九二五年,她被調往尼加拉瓜格拉納達的母佑會學校擔任管理員、導師及管理慶禮院。一九三零年,她在格拉納達學校的小堂宣發永願,有多位修女和大群慶禮院的學生出席發願儀式。

家逢不幸

瑪利亞約在二十八歲時,家裡飛來橫禍。她父親斐烈為朋友作擔保人,後來遭這個不老實的朋友欺騙,家裡頃刻破產,陷於貧困。不久,斐烈病逝。母親不知所措,甚至沒錢為亡夫獻彌撒,感到前路茫茫。當時瑪利亞在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的聖荷西(San Jose)擔任初學生管理員。她面容悲傷地到小聖堂祈禱,向耶穌抱怨說:「誰會給我媽媽獻彌撒所需的錢呢?」然後,她在日記中寫下答案:「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的。」(瑪6:33)

其後,瑪利亞服從長上的吩咐到哥斯達黎加的聖荷西,當音樂和繪畫老師。學校的女孩家境富裕。瑪利亞的特別任務就是到慶禮院當管理員,那裡有許多來自郊區的女孩,她們貧窮、無業、對前途沒有希望。瑪利亞逐漸發現,她將一生服務那些住在郊區擁擠木屋的貧苦女青年和她們的家人。她在那裡服務了四十八年,直至逝世。

貫徹鮑思高神父的精神

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八日,基督君王節,慈幼會總會長斐理伯‧李納德神父向會士們發表一九三一年的訓言:「認識及效法真福鮑思高神父的內修生活。」(若望‧鮑思高於一九二九年榮列真福品,並於一九三四年榮列聖品)一九三零年訓言是:「效法我們的慈父真福鮑思高神父與天主結合。」瑪利亞在解釋這兩句訓言的小冊子上寫道:「如果一切都按照我們的心意進行,我們將會非常寫意,可是沒有什麼功勞。而挫折和痛苦卻是立功勞的大好機會。」

慶禮院

瑪利亞修女履行鮑思高神父的格言。她在日記上寫道:「予我靈,取其餘!這是我們敬愛會祖的口號,沒有任何局限和疆界。」瑪利亞修女認為慶禮院是她的「首要召叫」。這位音樂和繪畫老師很快就全面投入慶禮院工作,並在她的作品中稱之為她「最重要的召叫」(Chiamata Centrale)。

天主雖然賜她許多恩寵,但沒有賜她管教女青年的才能。瑪利亞雖成功教導青年敬愛耶穌和培養使徒精神,但她們大部分都不肯用功讀書,在課堂上大肆喧嘩,大笑交談。一天,課室秩序混亂,長上進來當著學生面前責備盧美樂修女,但她沒有找藉口推搪責任。

瑪利亞修女每晚呈報她所有帳目,然後到小聖堂感謝上主,並向上主表達她的愛。第二天早上,她作好規劃,重新開始,面對各種工作困難。希德‧赫雷拉修女(Hilda Herrera)曾說:「她一生多次陷入困境,工作障礙重重,加上別人的閒話,以致敏感的心靈非常痛苦,但她從不抱怨或找藉口。」

「我要獻身服務他們」

哥斯達黎加是中美洲最細小的共和國,由民主派政府管治,人口約為一百五十萬,大部分是貧窮和失業的人。瑪利亞修女看到他們的困境後,心想:「我要獻身服務他們,為他們付出所有時間、才能、精力,為她們的福祉努力工作,忍受寒冷、炎熱、饑餓和匱乏。」

無論在學校或慶禮院為女青年服務,她的目標是引導青年更接近耶穌。安琪‧瓦德斯(Angela Valle Valdez)是瑪利亞修女繪畫課的學生,她在三十年後回憶說:「我仍記得當時女青年簇擁著她。她教導我們讚美上主和聖母,懂得如何培養我們敬愛天主。當我們學會在感恩祭或朝拜聖體時唱歌,真是高興。她教導我們抓緊機會,以純潔的生活去取悅聖母。當我們誦唸三鐘經時,我們是多麼熱心啊!」

利嘉‧龔薩斯(Ligia Gonzales)宣稱:「瑪利亞修女鼓勵身邊所有人更重視神修。她煥發純潔氣質,信賴天主和聖母,她的愛德亦很有感染力。她會把自己的生活必需品送給別人。我曾看見有很多奇蹟在她身上、藉著她、因著她而發生。」


女青年傳道員

瑪利亞修女有個新穎構思,就是挑選較年長的女青年,組織一群熱誠的使徒工作者(傳道員)。省會長柏德尼修女(Sr. Bernardini)聽後有點猶豫,但瑪利亞修女微笑說:「請准許我聚集幾個較年長的女青年,把她們組織成使徒工作者,派遣她們到郊區,為貧苦者講授簡單的要理,以及盡可能為他們提供其他的協助。我只求你批准此事,聖母自會照料其他的事情。」
傳

道員最初到郊區探訪,總是失望而回。她們向瑪利亞修女匯報說:「修女,他們的房子屋頂是鐵板,牆身是紙皮,地面是泥濘。幾家人擠在一個房間,有許多孩子和犬隻。他們失業,沒有衣服,沒有糧食。我們談起耶穌,但他們不感興趣。有個母親對我們說:『你們所說的耶穌很好,但誰來送奶給我的寶寶?』」瑪利亞修女與傳道員詳談,並收集糧食和衣物。一九三九年聖誕節,她們一起展開「小傳教事業」。她說:「我們探訪各家,幫忙打掃執拾,送上衣物和糧食。可是,我們要記著,如果只送上牛奶和食物而沒有向他們介紹耶穌,他們將比以往更加貧乏。」因此,這「小傳教事業」謙卑地開始了,但就像福音的芥子那樣,很快就會蓬勃成長。

傳道員兩人一組到郊區,親切地分派米飯,祝賀母親聖誕快樂,也幫忙打掃房子,為孩子洗澡,協助病人整理床墊,與他們一同祈禱。從此,傳道員回來後,都會向瑪利亞修女匯報她們所行的奇事,並索取更多貧苦者急需的補給品。修女在音樂和繪畫課結束後,盡可能與這些「小傳教士」一起探訪,協助當地的貧苦者,勸服他們歸向基督。然後,她們嘗試推行「貧苦家庭安居」計劃,同時繼續推行過往的使徒工作,向家境較好的學生收集衣服和糧食,包裝妥當,並「與傳道員反省祈禱」。

一晚,兩個傳道員匯報說,她們在河畔發現一群孩子,他們甚至未聽聞誰是耶穌和聖母。他們須接受要理培育及準備初領聖體,有些甚至尚未領洗。她們與這些孩子交談祈禱。瑪利亞修女決定在郊區和市外村莊開辦慶禮院。她與校內學生和慶禮院的年長女孩商量此事。主教和長上准許她在首年開設八間慶禮院,後來增至十四間,最後還擴展至三十六間。

瑪利亞修女亦與小傳教士探訪普曼(Pullman),並於主日在不同的慶禮院工作。她和助手須經歷許多困難,慶禮院方可繼續營運,但看到許多貧苦孩子經常到慶禮院,使她感到安慰。除了要理講授,當地也迫切需要愛德工作。瑪利亞修女的儲物室(一個大紙皮箱)從不欠缺分給貧苦者的物品,因為天主派來許多善心人士,協助那些有需要的貧苦者。起初,這些熱心的貧苦者使徒向別人尋求援助,後來為了避免閒言閒語,修院長上勸告她別到處求援。瑪利亞修女平靜地服從長上,但其他人仍然主動捐助。

自來聖水

一九五五年,郊區有數以百計的家庭經常獲得衣服和糧食。慶禮院獲得食物和接受要理培育的孩子約有五千人。可是,病人也需要照顧。瑪利亞修女有意開辦大型診所,但先要解決燃眉之急。她向聖母祈禱,完全信賴她。她祈求說:「你使露德湧出治病的泉水。為何你只眷顧露德?我們住得這麼遠,無法受惠。全世界的水都是你的,這自來水也屬於你。你是天地的元后。請賜我這恩典,用這裡的水治癒病人吧。」然後,她懷著極大的信德分施自來水。

宣道傳教士里昂(Leonardo)臥病在床,出現發熱、咳嗽和喉痛症狀。他不在時,他服務的慶禮院便顯得死氣沉沉。瑪利亞修女請他的妹妹帶他來。這位充滿信德的修女看見他後,便打開一瓶自來水,遞給病人說:「里昂,懷著信心喝下去吧,聖母會治好你!」里昂當晚便痊癒了,主日已經可以到慶禮院工作。瑪利亞修女感謝聖母。從此,她為許多病人施行「自來水療法」,視那些自來水為真正的露德泉水。慈幼會學校一位舊生的母親已八十二歲,患了嚴重的食道癌。瑪利亞修女用一支小匙餵病人喝少量「露德泉水」後,癌病消失了。為感謝聖母,這位老婦幫忙料理貧苦孩子的衣物。有個小男孩遇上車禍,頭蓋骨破裂,醫生一致斷定他命不久矣。焦急的媽媽抱著孩子,奔向瑪利亞修女求救。瑪利亞修女給她一瓶來自水龍頭的「露德」泉水。當這瓶自來水澆在孩子頭上,他立即可張開眼睛,第三日已可以說話,五天內完全康復。

前來索取「聖母聖水」的人越來越多,省會長認為瑪利亞修女不應繼續分發聖水,瑪利亞修女遵從吩咐。然而,經上記載:「善於聽的人,纔可常言。」(箴21:28)有個舊生的母親病重,她不知所措,於是扭開水龍頭,心想:「如果聖母已祝福這些水,即使並非直接取自露德,又有什麼分別?」她母親飲用後便痊癒了。瑪利亞修女得悉後微笑說:「真是美事!現在任何人都獲得聖母祝福的水,我可以重拾傳教宣道員的工作了。」

浮懸半空

瑪利亞修女的生命中也有其他奇事。她在小聖堂內祈禱時,最少兩次給人發現懸空升起。

卡梅爾‧巴塞達(Carmel Baldioceda de Riz)的孩子在聖荷西的母佑會學校讀書。她們某天放學回家後,對母親說:「媽媽,我們今早小休時,看見一群女同學擠在小聖堂門口,驚訝地向裡面張望。我們馬上跑上前去,看看發生什麼事。原來瑪利亞‧盧美樂修女在聖堂祈禱,還從地面上升起呢。」兩個孩子也說:「媽媽,我也看見……但長上叫我們不要告訴別人。」

瑪利亞‧盧斯(Maria Luz)曾與兩個墨西哥女士到小聖堂找瑪利亞修女。她說:「我看見修女跪在半空,離地面約一米。兩個墨西哥人還以為那是雕像呢。我們離開小堂後,我再折返,看見瑪利亞修女跪在長椅上。我對她說:『瑪利亞修女,我看見你浮在半空啊。』修女把手指湊近嘴邊,囑咐我在她死前不要向別人提起此事。我說:『我可能比你早死啊。』她答說:『你不會比我早死。』」

貧苦者的房子和診所

一天,瑪利亞授課時,望出窗外說:「數年後,這塊地上將有一座宏偉的建築物,稱為貧苦者之家。這裡還會開設診所,窮人將在這裡得到食物和工作,無家可歸的孤女可獲得棲身之所。這裡還會有一座屬於耶穌和瑪利亞的小聖堂。」有個名叫瑪利亞‧露德(Maria Lourdes)的女孩問她說:「誰會給你這麼多的錢?」她平靜地說:「聖母自會眷顧的。」

建築工程在一九五八年展開,但遇上阻滯,且遭人非議,甚至抹黑,建築物藍圖亦被多番修改,因此工程被迫延誤。幾年後,瑪利亞修女從窗旁張望的地點,終於矗立一座建築物,稱為「聖母進教之佑之家社會服務處」。一九六四年,小聖堂亦竣工。最後,診所、學校和貧苦者之家也先後落成了。

瑪利亞修女逐漸成為附近居民的傾訴對象,貧窮和絕望的人來找瑪利亞修女,希望與她談談,聽她安慰他們。如此,她每天下午都要接見痛苦憂傷的人,給他們安慰。他們道出困難,徵詢意見,傾訴自己的痛苦。瑪利亞修女不會長篇大論,天主透過她仁慈的眼神、她的微笑和祈禱,向他們講話。那些誤入歧途、沒有信仰、酗酒和染上毒癮的人、以及絕望的家庭,事後都重拾平安和信德。

瑪利亞修女懂得以各種方式協助不同的人。建築承建商查諾先生(Mr.Cialo)曾說:「我必須承認,我與瑪利亞修女接觸後,非常感動,我的生命從此完全改變過來。」有個酒鬼害得妻兒生活艱苦,但他給瑪利亞修女輔導後,也完全改變過來了。


聖德模範


1. 渴望成聖

瑪利亞修女一直致力成聖。她在一次晚飯後,對其他修女說:「各位修女,我要改變生活。請原諒我過去立下壞榜樣。」安美‧安尼達修女(Sister Amelia Antonietta)說:「那天以後,我們發現她無論作什麼事,都比從前更為努力。」她祈求說:「上主,我整個身體,我所有感官,我靈所有力量,我的記憶、智慧和意志,我的每個思想,每句話,我心裡所有情感,我所有喜樂和痛苦,我的工作和理想,我每個呼吸、脈搏、心跳,我的時間和健康,我整個生命,整個存在,全屬於祢。」


2. 謙遜服從

瑪利亞修女放下所有自私的動機,讓自己充滿天主:她謙遜,願意犧牲,為服從而自我克制,擁有單純靈敏的心靈,和藹可親,笑容可掬,慈愛善良。只有天主和她自己知道她內心的痛苦。

曾於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零年與瑪利亞修女一同生活的梅希德‧畢納達修女(Sr. Mercedes Pineda)說:「瑪利亞修女的謙卑和服從使我們驚訝。即使是動動指頭,她也先要獲得長上批准。省會長瑪利亞‧柏德尼修女(Mother Maria Bernardine)曾當著其他修女面前,凝重地對她說,新會院的問題全部由她和她的夥伴羅蘭‧梅德爾修女(Sr. Laura Medal)造成,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把她們調走。瑪利亞修女毫不猶豫地說:『會長,我完全同意,我是可有可無的,這是聖母的工作。』」如果有人向瑪利亞索取照片,她便會給對方一幅聖母聖相,寫著「我是她的女兒」。

一九六八年八月,美國婦女聯會(UnionoftheAmerican Women)哥斯達尼加分部提名瑪利亞修女為「年度傑出女性」。一九七六年,扶輪社(Rotary Club)再度提名她為「年度傑出女性」。可是瑪利亞修女並不在乎世俗的榮譽,她只重視天主和貧苦者。


3. 順從天主的旨意

瑪利亞經常祈求說:「聖母進教之佑,至仁慈的元后,獲祢寵愛,我實在高興。我的身體和思想,我內在和外在的、本性和超性的、現在、過去和未來的才能,都獻給祢。我敬愛的母親,我放下我的意志、想法和意向,只尋求祢的意願。」

「我的天主,我效法聖母,完全順從祢的旨意。請教導我學習她,接受祢給我的一切,不論是喜樂或憂傷。請隨意處置我。」


4. 信賴天主

無論何時遇上困難,瑪利亞也向耶穌祈禱。她曾遇上嚴重的經濟困難,但充滿信心地祈求說:「耶穌聖心,不計其他雜費,我們每週需要二千五百二十五哥隆1。此外,我們還需要二十五萬哥隆向薩博奧先生(Mr. Saborio)買地,六萬哥隆買起重機,四十萬哥隆購買醫療設備,三十萬哥隆買傢俱。我們也要每天向貧苦者派發衣服和糧食。我們依靠祢的財富和無限仁慈,求祢援助我們。」結果,她得償所願。


1譯按:哥斯達黎加貨幣單位


5. 敬禮耶穌和聖母聖心

瑪利亞修女推廣首瞻禮六敬禮。一九五一年底,因著她的努力,分別有一萬一千四百九十幅聖心聖相和一千零七十三幅聖母進教之佑聖相在不同的家庭中獲得恭奉。

臨終日子

瑪利亞修女謙抑自下,成就偉大的愛德工作,不斷為成聖努力,深受一些長上的尊重。

瑪利亞修女在一九六九年探訪意大利後,總會長加納修女(Mother Cana)寫信給她說:「感謝你到意大利探訪,也感謝你樹立的善表、你對聖母的敬愛、你說的話。所有修女也惦記你,你薰陶我們,重新激發我們成聖的渴望及對聖母的敬愛。」

瑪利亞修女的同伴羅蘭修女曾說:「省會長到薩爾瓦多(El Salvador)的聖亞納會院探訪時說:『瑪利亞修女謙卑服從,是個聖女。我想盡辦法考驗她,但她總是全心服從我。』」

瑪利亞修女在逝世前數年,寫了一篇長長的文章「善終準備」(Preparacion para la muerte),其中寫道:「在獨處和患病時,上主與人靈親密交談。為回應耶穌聖心的渴望,必須耐心承受患病的痛苦,同時也要接受治療以恢復健康,因為天主使一切協助那些愛祂的人獲得益處……」

一九七四年,瑪利亞修女因風濕病臥床。她在日記寫下兩句話:「夢見鮑思高神父」、「獲鮑思高神父治癒」。因此,我們得知她是獲慈父與會祖治好的。翌年,新落成的大樓使她的工作量大增。

她的事業在一九七六年也有重要發展。根據她的賬簿記錄,一九七六年的總開支增至一百二十五萬二千八百二十四哥隆,但她沒有任何固定收入。三月份,總部議會的黎迪嘉修女(Mother Letizia Galletti)探訪中美洲會省,非常欣賞盧美樂修女的工作。

她年老時,修會要她休息。一九七七年七月二日,她啟程到尼加拉瓜,住在里昂城(Leon)賓尼達斯(Las Penitas)海邊離會院不遠的一座別墅,避免太多人探訪。七月七日,她在午飯後到別墅附近的海邊散步。她驚歎說:「我在每滴海水中看見天主……在這美景前死去,實在太美妙了。」其實,她大限將至。當日(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她獨自在房內,因心臟麻痺而逝世。

七月九日,她的遺體被空運到哥斯達黎加,群眾都等著見她最後一面。葬禮於一九七七年七月十日舉行,飲泣聲不絕於耳。當時人們已急不及待地要為她展開真福和聖人列品程序了。

光榮列品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十八日,她的真福列品程序正式展開,並於一九二二年五月六日順利結束。《羅馬觀察報》(英文版)報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星期二在教宗見證下頒布的二十六項法令,其中為:「因著可敬者天主忠僕瑪利亞‧盧美樂的轉禱,發生了一個奇蹟。這位聖母進教之佑孝女會的修女在一九零二年一月十三日生於尼加拉瓜格拉納達,並於一九七七年七月七日在哥斯達黎加里昂逝世。」此後,她的真福列品程序得以推進。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隆重宣告瑪利亞‧盧美樂榮列真福。

Please wait while flipbook is loading. For more related info, FAQs and issues please refer to DearFlip WordPress Flipbook Plugin Help documentation.

重要日期

1902年 : 生於尼加拉瓜格拉納達

1914年 : 入讀母佑會學校

1920年 : 在聖薩爾瓦多當望會生

1923年 : 宣發修道聖願

1930年 : 調任哥斯達黎加聖荷西

1939年 : 「小傳教事業」

1955年 : 神奇自來水

1961年 : 「聖母進教之佑」社會服務

1968年 : 「年度傑出女性」

1969年 : 前往意大利

1976年 : 「年度傑出女性」

1977年 : 於尼加拉瓜賓尼達斯與世長辭

1988年 : 展開列品程序

2001年 : 榮列可敬品

2002年 : 榮列真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