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褔若瑟‧高華斯基神父及五位慶禮院青年

真褔
高華斯基神父

出生地
波蘭 克拉科夫

出生日期
1912年

去世日期
1942年7月3日

享年:31

身份
慈幼會會士
波蘭 克拉科夫會省秘書

列品案開始日期
?

被稱可敬者日期
?

榮列真福品日期
1999年6月13日

瞻禮日
5月29日

英勇的信仰見證人

真褔若瑟‧高華斯基神父 及
五位慶禮院青年
Blessed Fr. Joseph Kowalski and
five otheryoung polish martyrs
(1912-1942 )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三日主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一百零八位殉道者榮列真福。他們大部分是德國奧斯威辛(Auschwitz)及達喬 (Dachau)集中營的受害者,包括來自波蘭克拉科夫(Cracow)、在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被殺的若瑟‧高華斯基,以及來自波茲南(Poznan)慈幼會青年 中心、於同年八月二十四日被送上斷頭臺的五位波蘭青年。

殉道真福

若瑟‧高華斯基(編號17350,1912-1942)

德國入侵波蘭

一九三九年,德國納粹黨崛起。納粹獨裁者阿道夫‧希特拉(Adolf Hitler)公然挑釁全世界,尤其對波蘭虎視眈眈,更向世界宣告,波蘭是注定落入他手中的「重要陣地」,以擴展優秀的日耳曼民族。

一九三九年九月一日,二千架納粹戰機轟炸華沙及波蘭的鐵路聯軌站。整個國家陷入癱瘓。德軍深入波蘭領土,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波蘭在四星期內被迫投降。

翌年,希特拉計劃大舉入侵俄國。為此,軍隊需要佔用波蘭全境。希特拉高傲地說:「波蘭人只是奴隸,注定要服侍日耳曼民族。」日耳曼人專心戰鬥,波蘭人則代替他們在 工廠和煤礦工作。德軍開始大規模驅逐波蘭人。納粹秘密警察常在凌晨時份闖入民居,拘捕知識分子及要人,以防他們聯手反抗。

慈幼會會士被捕

一九四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聖母進教之佑節前夕,秘密警察闖入克拉科夫的慈幼會省會院和神學院,拘捕十 一名神父及一名修士,包括神色安詳、雙目炯炯有神的若瑟‧高華斯基神父。他曾擔任修會的會省秘書。六月二十七日,被捕的會士被分開囚禁,其中四名克拉科夫慈幼會神 父被殺,其他人則拘禁在集中營,以便在奧斯威辛處決。當時,集中營大門顯眼地展示出這個標語:「勞動帶來自由。」1

1譯按:一九二八年納粹黨崛起前,德國政府以「勞動帶來自由」(Arbeit macht frei)作口號,為提高就業率的社會政策作宣傳,後來納粹黨沿用此口號,並在多個集中營大門展示,可能是用作揶揄猶太人(納粹的政治宣傳把猶太人抹黑為懶惰的人),或是 給集中營囚犯虛假的希望。

高華斯基在集中營

為管理集中營,納粹主管聘用一些心理異常的罪犯,例如犯了虐待、行為異常等罪案的人。自一九四一年六月起,這些罪犯是高華斯基神父及他的不幸夥伴的「上司」。在集 中營裡,他們給脫光衣服,被推進一個小房間「消毒」。這場大災難的一名生還者曾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噴孔忽然噴出滾燙的水,然後有四個人衝進來,大聲吼叫,把我 們推進附近一個冰冷的房間,我們的身體還淌着水、冒着煙。在這裡,另一群人向我們吼叫,擲給我們一些破布,把一雙雙木底舊鞋塞進我們手裡。我們還未意識是什麼一回 事,已被趕到廣場上,身上一絲不掛,也沒有穿鞋子,手裡拿著衣物。我們還要趕到約一百米以外的營房,在那裡穿衣。穿上衣服後,每個人都留在原地,誰也不敢抬頭或看 看別人。我們就像一群可憐污穢的傀儡,沒有比這更悲慘的境況了,這是誰也沒法想像的。」他們被奪去一切,包括衣服、鞋子、頭髮、甚至是名字。若瑟‧高華斯基神父從 此被稱為「17350」,左臂也給刺上這編號。一個月前,高比神父(Fr. Ma milian Kolbe)同樣被囚禁在奧斯威辛,手臂刺上「16670」。

奧斯威辛的工作情況就像人間地獄。每天清早,天還沒亮,便有人高聲催促他們起床。囚犯必須立即離開鋪着稻草的木床,穿好衣服,像牲畜般趕到洗手間去,因為在五分鐘 內便開始分派麵包,遲了便沒有食物,要捱餓直至中午。他們從早到晚不斷工作,早上列隊趕到工場,晚上則以雙倍速度趕回來。

營房不遠處有一列冒煙的焚化爐。那些抵受不了疲累、未能粗暴地搶奪配給品、遲到或奔跑時不支倒地的人,都會死在焚化爐裡。他們被拋到運煤的手推車上,沒有人理會他 們是生是死,但其實也沒有什麼分別。手推車被推到焚化爐的入口。集中營的指揮官費立奇上尉(Colonel Fritsch)冷笑說:「你們就循著煙囪離開吧。」然而,若瑟‧高華斯基並不在意冒煙的煙囪。在兩公里以外的平原上,有一座奉獻給進教之佑的慈幼會聖堂。每當想起慈幼會 的快樂歲月時,他便熱淚盈眶了。

追憶往事

高華斯基在十九年前(一九二三年)首次踏足這座進教之佑堂。當時他只有十一歲,衣袋放著本堂神父證明他品格良好的信件,跪在童貞聖母面前祈禱,惦念已分別的母親。 五年後,他再到進教之佑堂,但衣袋裡放著加入慈幼會的申請信。他先來這裡向聖母「出示」信件,然後才呈交給慈幼會院長。

慈幼會神父

初學期結束後,他宣發神貧、貞潔和服從聖願。在發願時,他在靈修日記寫道:「耶穌,請賜我堅強恆毅的意志。我願意成為聖人。沒有祢,我便一無所能。因祢的愛,我能 成就一切。」數年後,他在實習期快結束時,經歷了嚴重的靈性危機,使他幾乎放棄聖召,幸好有位出色的神師協助他跨過危機。

一九三八年,若瑟‧高華斯基舉行首祭。慈幼會省會長任命他擔任會省秘書,協助他處理瑣碎的工作,如寫信、分發通函、收集數據等。可是,高華斯基神父沒有忘記他的司 鐸身分,隨時準備履行任何司鐸的職務,每星期他都勤勉地準備講道詞。他也沒有忘記自己是鮑思高神父的神子。他熱愛音樂,聚集青年組成活躍的樂隊。然而,第二次世界 大戰已迫在眉睫,天主正在準備他獻上全燔祭。

信德深厚

奧斯威辛集中營的費立奇上尉認為神父是「社會上無用的寄生蟲」。他把神父囚禁在特別的十七號區域內,指派他們執行低賤的工作。他們要全速搬運沈重的碎石、倒下的樹 木,也要在崎嶇不平的小徑上拖行木桿。他在集中營所寫的信,有十九封仍留存至今。當時這些信件須通過審查,因此他必須語調樂觀,但我們可在字裡行間窺見他的堅強意 志。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二日,他這樣寫道:「我每走一步,都感到天主的大能。無論我身在何處,無論我遇到什麼事,天主都在護佑我。祂看顧所有的國家,也照顧每一個 人。」

為信仰受折磨

一九四二年六月二日,集中營最高指揮官下令,奧斯威辛六十名神父要調往達喬(Dachau),那裡的集中營囚禁了三千名神父。若瑟‧高華斯基是其中一個要調走的神 父。這些神父出發前先要擠在一起沐浴「消毒」。科拉多‧賽維達神父(Fr. Corrado Szweda)憶述說:「我們聚集在浴室等候『消毒』時,奧斯威辛最冷血的屠父帕斯克(Palitsch)走進來,發現高華斯基神父握著一些東西。他大吼:『你手裡拿着什 麼?』高華斯基還沒有回答,他便用鞭子抽他的手,一串玫瑰唸珠跌落地上。他命令說:『踐踏它!』高華斯基神父動也不動,於是便立即被調到另一處『受罰』。結果,他 沒有去達喬,而是在奧斯威辛慘受酷刑,後來死在那裡。『受罰』的人下場悲慘,遭受非常殘酷的折磨,只要動作稍為遲緩,便要受鞭打和拳打腳踢。」

六月十一日,一群囚犯越獄失敗。長官認為不能只懲罰逃亡者,「為使所有囚犯汲取教訓」,他下令隨意挑選三百名囚犯到焚化爐受死。高華斯基便是其中之一,手上給綑着 鐵線,等待處決。然而,長官忽然改變主意,使他暫時逃過大難。他和十名囚犯都不用處死,而被送往勞役。他們的處境絕望,過著非人的生活。

這些殘酷日子的見證人若瑟‧克里特教授(Professor Joseph Kret)憶述:「囚犯因飢餓、勞動和虐待而筋疲力竭,一個接一個地死去。一天,賽普中尉(Lieutenant Sipp)凌辱高華斯基神父後,嘲諷地指著他正在受罰的夥伴說:『神父!這些靈魂離你而去了。沒有你的通行證,他們上不了天堂。來!站到水桶上,給你的羊群臨終降福吧,讓 他們升天去!』營地裡有個倒置的水桶,高華斯基神父認真地執行命令,攀到桶上,跪下來,劃十字聖號,沉穩地高聲誦唸『天主經』,然後低聲祈禱說:『讓我們為受苦和 受迫害的人祈禱。』接著詠唱『又聖母經』,但中午的警報聲打斷了他的祈禱。」

捨身殉道

西蒙德‧科斯基教授(Sigismondi Kolankowski)憶述說:「集中營長官每天都選一些囚犯受罰。他們拷打這些囚犯,在院子裡殺死他們。那天晚上點名過後,囚犯已返回稻草床休息。米達斯長官 (Chief Mitas)突然進來,喊說:『高華斯基出來!』高華斯基神父經過我身旁時,把他那份麵包遞給我,對我說:『西蒙德,拿去吧!我不需要它了。』然後,他高聲對其他人說: 『請為我祈禱,也為迫害我們的人祈禱。』高華斯基被拷打後,由於仍未斷氣,就被扔進溝渠裡溺斃。從此,我沒有再見過他,甚至連他的屍體也沒見過。他當時只有三十一 歲。」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三日,高華斯基神父在波蘭華沙榮列為真福。

重要日期

1912年 : 生於波蘭克拉科夫

1929年 : 宣發修道聖願

1938年 : 主持首祭

1939年 : 被捕

1942年 : 捨身殉道

1999年 : 榮列真福

真福

查思洛‧喬埃克 (Czeslaw Jozwiak)

愛德華‧克里尼 (Edward Klinik)


方濟‧葛思 (Franciszek Kesy)

賈洛克‧華斯基 (Jaroqniew Wojciechowski)

愛德華‧卡斯基 (Edward Kazmierski)

若瑟‧高華斯基神父逝世後一個月,波茲南慈幼會青年中心五個成員在另一個監獄裡遭問吊。他們年齡介乎二十至二十三歲,為了信仰而受長期的折磨和痛苦。他們出身基督徒家庭,在慈幼會青年中心成長,接受深入的人格和信仰培育,積極領導同伴,友愛團結,擁有共同目標,一起推行社會服務。他們的友誼在青年中心開始,至死不泯,在殉道時互相支持。他們同時被捕,被監禁在不同的集中營裡,但於同一日子、以同一的處決方法殉道。

徵用青年中心

第二次世界大戰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軍方徵用了慈幼會青年中心,只留下兩個房間給會士們,整座建築物和聖堂都成為軍隊倉庫。聖心會修士給五位青年一個有鋼琴的房間,讓他們練歌和聚會,但這個聚會場所後來亦被剝奪,他們只能在市內公園或附近的河畔見面,難怪警察懷疑他們是秘密組織的成員。

囚禁及殉道

一九四零年九月,五名青年遭拘捕。愛德華於某個主日在工作地點被拘捕,甚至沒有機會跟父母和親友道別。九月二十三日星期一晚上,政府頒布戒嚴令,方濟剛回家便遭逮捕。其餘三名青年也在夜半時分於親人面前被捕。他們被帶到波茲南的七號要塞,在那裡受盤問和拷打後,被關進勞改營。一九四二年八月一日,法院宣判他們犯了「叛國」罪,判處死刑。他們站立聆聽判詞,在一輪沉默後,其中一個青年喊道:「願你的旨意奉行。」

遺言

從他們留下的字條,我們得知他們殉道前的生活。他們上斷頭臺前獲准寫信給父母。雖然信件內容簡短,但顯露他們在獄中的痛苦和高尚情操:

●「天主給我們這個十字架,也給我們力量背起它。只有天主瞭解我們有多大的痛苦。」


●「祈禱是我們晝夜唯一的援助。」


●「別哭,我們很快樂。」


●「感謝天主讓我生於公教家庭,使我有力量克服一切。」

●「離開世界,與基督結合,是多大的福分啊!」

●「敬愛的媽媽和爸爸,不要悲傷。在天上,我要在天主前為你們代禱。」

●「別哭,我們今天是有福的。」


他們被脫光衣服,繞在手銬的玫瑰唸珠也被奪走扔進垃圾籮裡。他們趁著獄卒稍一分神,便大膽地悄悄拾回唸珠。這些唸珠是他們受苦期間的良伴。三週後,一九四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團體舉行聖母進教之佑每月敬禮當天,他們被推上庭院的斷頭臺,加入了聖道明‧沙維豪、真福羅蘭‧衛冠納、真福澤菲林‧拿蒙古拉等慈幼會青年「聖人」行列。對世界各地許多為基督信仰而受苦的青年而言,他們是模範和代禱者。
#1

查思洛‧喬埃克(22歲)

查思洛‧喬埃克自小便與波茲南的慶禮院結緣。初到這裡時,他只有十歲。他父親是警察部法院官員。他在「聖若望‧甘迪」(St. John Kanty)修讀高中,同時在慶禮院推動青年小組。戰爭爆發後,由於無法繼續學業,他便在一間化妝品店裡工作。據說他生性易怒,但積極主動,充滿活力,沉著冷靜,言行一致,並有犧牲精神。

他獲得院長奧思定‧裴喬拉神父(Fr. Augustine Piechura)指導,在基督徒的成全之路上日漸邁進,亦深受青年尊重。他的獄中夥伴說:「他品格高尚,心地善良,心靈如水晶般純潔。他與我交談時,我發現他的心靈完全不受罪惡污染……他告訴我心裡最重視的事情,就是避免犯下任何有違潔德的罪,以免玷污自己。」

#2


愛德華‧克里尼(23歲)

愛德華‧克里尼家裡共有三個兒子,他排行第二,父親是技工。他在奧斯威辛的慈幼會會院修畢高中課程後,於波茲南完成預科考試。波蘭淪陷期間,他在建築公司工作。他的姊妹瑪利亞是烏蘇拉痛苦耶穌女修會(Ursuline Sisters of Jesus in Agonizing)的修女,曾作證說:「愛德華加入慶禮院後,他的信仰生活比以前更有深度。他開始輔彌撒,還邀請弟弟參加慶禮院活動。他雖然生性羞怯,但加入慶禮院後變得穩重活躍。他處事有條不紊,有責任感。在五名青年中,他最積極參與各種活動。事實上,他似乎是最投入的。在慈幼會導師的指引下,他深化神修生活,以聖體聖事為中心,實踐活潑的聖母敬禮,且熱衷於鮑思高神父的理想。」

#3

方濟‧葛思(23歲)

方濟‧葛思生於柏林(Berlin)一個貧窮家庭,父母都在當地工作。他父親是木匠,後來轉往波茲南的電力中心工作。方濟一直希望加入慈幼會的初學院。在德軍佔領期間,他無法繼續學業,於是到工廠工作,有空便到慶禮院,與其他四位青年成為好友,彼此分享理想,領導青年組織。他身體虛弱,經常生病,但性格開朗沉著,富有同情心,喜愛動物,樂於助人。他幾乎每天早上都到聖堂領聖體,每晚誦唸玫瑰經。

#4

賈洛克‧華斯基(20歲)

賈洛克來自波茲南,父親經營化妝品店。由於父親酗酒,最後更拋棄家人,所以他的家庭生活長期以來非常困苦。賈洛克被迫轉校,由姊姊照顧。在這情況下,他在慈幼會慶禮院獲得支持,熱切參與慶禮院的活動。他在慈幼會當輔祭,也參加慶禮院舉行的郊遊和夏令營等活動。他彈鋼琴為聖詩伴奏,參與慈幼會的信仰生活,每天領聖體。他與其他四名青年一樣,待人和善、富有幽默感、盡責、以生活作見證。他喜歡沉思默想,致力透過反省生活而瞭解天主的計劃,卻不會因胡思亂想而沮喪。賈洛克是個出色的領袖。


愛德華‧卡斯基(22歲)

愛德華生於波茲南的一個貧窮家庭,父親是鞋匠。他修畢小學課程後,被迫到商店工作,後來轉當技工。他加入慈幼會慶禮院後,培養出色的音樂才能,而且在慈幼會會士指導下,他自幼在家裡培養的信仰熱誠日增,信仰生活日漸成熟。他有空便參與慶禮院活動,且日益熱切參加聖體和聖母敬禮。他在十五歲徒步行走五百多公里到捷斯庫瓦(Czestokowa)朝聖。他是聖若望鮑思高小組(St.John Bosco Circle)的主席,熱衷於慈幼會的理想,充滿活力,貫徹實行他的計劃,喜歡唱歌,常參與教會的聖詠團和表演獨唱,還在十五歲時編寫了一些樂曲。

他在獄中表現了冷靜、謹慎、仁慈的特性,非常愛護他的夥伴,經常協助長者,而且一點也不憎恨迫害他的人。

真福若瑟‧高華斯基和他的同伴的紀念日是六月十二日。

Please wait while flipbook is loading. For more related info, FAQs and issues please refer to DearFlip WordPress Flipbook Plugin Help document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