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會省

鮑思高與中國

一八八六年四月九日至十日的夜裡,鮑思高神父做了他最後一個有關傳教的夢。他用了已經衰弱無力而激動的語氣,斷斷續續地講給盧華神父(Don Rua)和他的秘書費列底神父(Don Viglietti)兩個人聽。那是對未來的慈幼會傳教事業,一個偉大而怡人的遠景。

從兩位聽者的筆記裡,我們只把一些最主要的部分,摘錄在下面。

「從一個山頂上,向天邊遙望,他看見了很多很多的青少年。他們跑來環立在他四周,對他說:『我們等你,等了好久。現在你終於來了。你在我們中間,不會再逃跑!…』

一個女牧人,率領著一大群小羊,對他說:『你張眼看看吧!你們也都張眼看看吧!你們看見什麼?』

『我看見有山,後來有海,後來有山岡,以後還有山和海。』

有一個孩子說:『我看到寫著法耳巴拉索。』

另一個孩子說:『我看見寫著聖地牙哥。』

那個女牧人接著說:『好吧!從那一點起,畫一條線,然後再看,你就會看見將來慈幼會士所要做的工作。』

孩子們張大了眼,同聲高喊道:『我們看到了寫著北京。』

那個女牧人又說:『現在從北京到聖地牙哥,畫一條線,在非洲作一個中心點,你就可以得到一個正確的概念,關於慈幼會士將來所要做的工作。』

鮑思高神父嘆息著說:『這一切怎麼去實行呢?路這麼遠!地區又這麼艱險!慈幼會士又這麼少!』

『你不用擔憂。你的神子、你的神子的神子、和他們的神子……要做這些工作。現在再從聖地牙哥起,至非洲中部,畫一條線。你看見什麼?』

『十個傳教中心。』

『好!你所看見的這些中心,將有學院和初學院,給這些地區供應無數的傳教士。現在你再轉首看看這一邊。這裡你又可以看見十個中心,從非洲的中部,直達中國的北京。這些中心,也將給這些地區供應傳教士。那邊是香港,那邊是加爾各答,再過去是馬達加斯加。這些和其他的中心,都將有會院、學院和初學院。』」

(《青年良友─聖若望鮑思高》,389-39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