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聖傳教夢與傳教派遣

鮑聖傳教夢

會祖的傳教夢

資料來源 http://www.sdb.org.hk/cp/p01/p01c05/p01c05020.htm

鮑思高家庭通訊‧第46期,1981年

  1. 一八七六年九月鮑思高神父夢見傳教士

(鮑思高神父傳記第十二卷四六三至四六九頁)

鮑思高神父在夢中,發覺自己在一片廣闊無垠的平原上,有嚮導請他站在一塊凸出地面的大石上,讓他看看慈幼會的輝煌成就。鮑思高神父從這有利地勢,果然看見無數不同國籍、不同種族、不同服飾的人,他認得前面數排的人及站在男女青年們前的是慈幼會會士;但站在後面的無數青年們,便無法再認得了。

當他向東凝視,又見到有些裹小腳幾乎不能步行的女人。嚮導對他說:「留心著!你也許不會明白我將要說的話,但要切記這一切,眼前的碩果你看見了嗎?這就是慈幼會會士應該在這裡工作的田園了。若要事業有成,必須勤謹克己,慈幼會才得發展及繁榮。你要把這番話付印牢記,作為你的格言、作為你的習尚及徽誌!」

 

  1. 鮑思高神父最後遺言

(傳記第十七卷二七二頁)

一八八四年九月,鮑思高神父想到自己將不久人世,便開始寫他的遺囑和有關他修會的未來事項。他這樣寫:「照上主的安排,如果我們切實遵守會規,我們修會的前景是燦爛及光明的;倘若我們貪圖安逸及舒適,則我們的修會便告沒落了!

如果我們能夠去照顧那些落後地區及貧窮的孩子們,全世界將會衷誠地歡迎我們,這是無人能從我們手中奪去的真正快樂!」

鮑思高神父還想到自己的傳教工作,他這樣說:「將來我們的傳教士要到中國去,尤其是到達北京。可是不要忘記:我們是為無依無靠的青年而獻身,在那不認識真天主的民族中,人們將會目睹從未見過的奇蹟,而全能的天主將使它們實現在這個世界。」

鮑思高神父在結束他的遺囑時,呼籲他的會士勇於工作,這樣說:「當一個慈幼會會士因救靈工作而致於早死,那你們可以肯定地說,我們的修會已立了一個大功,天主定會豐厚地降福這修會。」

 

  1. 一八八五年鮑思高神父第四次夢見傳教士

(傳記第十七卷六四三頁)

在夢中高木祿類思帶鮑思高神父去訪問世界各地,他見到了各地的護守天使。

鮑思高神父首先發覺自己在一座很高的山腳下,在山頂上站著一位天使,他全身發光,燦爛奪目,照耀四方。一群鮑思高神父從不認識的人圍著這山,天使的右手高舉一把灼熱的火劍,左手卻指著周圍的地方。他向鮑思高神父說:「阿帕革沙得(Arphaxad) 的天使要你為主作戰,去把這些人歸入主的羊棧!」

鮑思高神父說,他想不起在夢中所聽到阿帕革沙得的天使是指誰,同時亦不認識在夢中天使所說的人為何人。

阿帕革沙得這名字出現在古經創世紀第十章廿二節。在那節裏在閃所生的兒子們的名字中有提到這名字,且閃族人都是他的後裔。

後來鮑思高神父又查到,在羅巴克 (Rohrbacher) 所著的聖教史第一卷內也提及此名字,作者並認為阿帕革沙得據說是一位中華民族的祖先。

 

  1. 一八八六年四月九日在西班牙巴塞隆納,鮑思高神父第五次及最後一次夢見傳教士

(傳記第十八卷第七一頁)

鮑思高神父在夢中很驚奇地發現自己就在他的出生地,及童年時所住過的地方,接近新堡 (Castelnuovo) 效區的一個小山上。當他從這個山走到另一個山上時,他聽到青年們呼喚的聲音。突然,許多青年向他跑來,並激昂地呼叫著:「我們等著你,且等了很久了!你終於來到了,我們不讓你再離開我們了!」

鮑思高神父無法明白,亦不知道青年們想要甚麼,只帶著驚奇的目光站著,望著他們。那時,一位女牧者帶著一大群羊走過來,問他說:「這一切你看見了嗎?」

他回答說:「當然看見啦!」

她又說:「你還記得十歲時所發的夢嗎?」

「噢!現在我已不容易記得了,我的記憶力很差,最近無法把事情記得清清楚楚。」他回答說。

「那麼,你再想一想,你一定會記得的。」她吩咐他說。

接著,她叫青年們圍繞鮑思高神父,並對他說:「你朝這邊看,望著那遙遠的地方。」

然後,她轉向青年們說:「你們也向這邊望去,告訴我,你們所看見的寫著甚麼字?」

一個青年說:「我看見有高山,有大海、有丘陵,然後又有山和海;我看見那字,寫的是:法耳巴拉索 (智利中部一港埠)。」

另一個說:「我也看到那字寫的是聖地牙哥 (智利首都)。」

第三個接著說:「兩個字我都可以讀出來。」

那女牧者說:「現在就把這裡看做你們的起點,你會想像得到將來慈幼會會士該做多少工作。再轉過這邊來,在你們的心目中,從起點劃一條線,並格外留意你們所見的一切事物。」

青年們聚精會神去看,並一起叫著:「我們看見那字,寫的是北京。」

鮑思高神父看見一座大都市,有一條大河流經其中,還有幾條橋樑橫跨那河。

那女士說:「現在由這一端劃一條線至另一端,從北京到聖地牙哥,經過非洲中部,你就能得到一個很清楚的概念,知道慈幼會會士該做多少工作。」

鮑思高神父不禁問說:「但我們如何能做到這一切工作呢?地域如此廣闊,而且又是難以到達的地方;而慈幼會會士卻這麼少!」

她安慰他說:「不必擔憂!這些工作將由你世世代代的神子們去完成,不過要牢記,堅守會規及保持慈幼會精神。」

然後,她又指給鮑思高神父看那些中心區,像香港、加爾各答、馬達加斯加及其他地方等。從這些地方,慈幼會會士要開始他們的工作。女士又說:「一心一意地開始工作吧!並該記住一件重要的事 ─ 就是勸喻我的兒子們要恆心培養聖母的德行─ 潔德。」

 

  1. 雷慕恩神父 John B. Lemoyne著鮑思高神父行實

(第二卷六一二頁)

雷慕恩神父說:鮑思高神父在晚年時,常想到修會的未來。有一天,當他提及在巴塞隆納所發的夢境時,他大聲疾呼地說:「當慈幼會會士在中國時,他們將會站在流近北京的河堤上;有些將會從大陸北方來到河的左岸,同時有些將會從外蒙古等地南下來到河的右岸。啊!當他們在河堤上相遇並互相握手的那一刻,該是我們慈幼會多麼光榮的一天!但這一天甚麼時候會來臨只有天主才知道。」

一八八六年七月三日,在另一個場合中,他含淚說:「我不能親眼目睹此事,但我的神子們將會見到聖母為我們在中國所準備好的奇事。」

 

  1. 慈幼會年鑑

(第三卷五九六頁)

一八八六年十月鮑思高神父在聖培尼諾 (San Benigno) 與柯尼理神父 (Arthur Conelli) 談論中國傳教事業,並提到慈幼會會士與母佑會修女們,會在黃河流域一帶工作。談話間,他向天凝視,面部的表情像受到啟示似的。柯神父覺得鮑思高神父神魂超拔,他說話的聲音極宏亮,說完時,好像由神秘莫測沉思中甦醒過來似的。過了一會兒,他便問道:「剛才我說了甚麼話?」

柯神父便告訴了他,鮑思高神父於是對他說:「別理會我所說的話!我時常在發白日夢哩!不過,當我計劃去巴塔哥尼亞(南美一地區) 時,樞機主教們都說我瘋了;而事實已為我證實,但在中國更多工作等待著慈幼會會士去完成哩!」

鮑思高神父隨手拿起了一支筆,劃了一幅北京的略圖,並列出河流所經與橋樑橫跨的地方。他指著那橋說:「鮑思高神父有一天會在這裡與他的傳教士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