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幼母校百週年  ~ 初田 ~     

 

◇  前言

 

「澳門慈幼學校」是慈幼會在遠東第一間學校,我在該校就讀了七年(一九四五至一九五二年)。頭兩年小五、小六(外宿);後五年職一至職五畢業(寄宿)。因此,她名副其實是慈幼會的「母校」,更是我的「母校」。

 

際此慈幼會來華百週年紀念,願把母校百年的演變和發展,從我的角度作一回顧。這些資料部分是參考《慈幼會在華簡史》,而大部分是我的親身經歷。如有錯誤不確之處,萬望各位不吝斧正並賜教。

 

◇  遠東發源地

 

「澳門慈幼母校」(以下簡稱母校),校址在風順堂街十六號。現設有小學、中學工業部;分電機、機械和電腦三科。她是澳門天主教學校中歷史最悠久的工業學校。成立於一九六年,持續至今足足一個世紀。她是鮑思高慈幼會在遠東的發源地,也是近代工業教育的先鋒,成為澳門工業教育的一面鏡子。

 

◇  孤兒院

 

慈幼會會祖聖若望鮑思高神父(一八一五至一八八八)在世時曾夢遊中國,他在一八八四年的親筆遺囑上曾預言:將來有一天,慈幼會會士要踏足中國,並說自己在夢中曾看見北京和香港。果然,一九六年二月三日,慈幼會士雷鳴道神父奉命率領五位會士(兩位神父和三位輔理修士)由意大利遠涉重洋抵達澳門。在風順堂街一所兩層高的木樓房,開辦了一間以「聖母無原罪」命名的孤兒院,收容和教育貧苦的孤兒。

 

◇  十六柱

 

雷鳴道神父秉承會祖鮑思高的預防教育法(愛的教育法),賺得了澳門居民的信任,更博得了孩子們的歡心,於是入學人數直線上升,校舍不敷應用。四年後,一九一年,幸得鮑理諾主教,撥出風順堂街十六號的兩層洋房及屋後的小山坡給雷神父作為新校舍。這幢房子,門前有一列矮牆,正門兩旁各有四對孖柱,合共十六條柱,人皆稱之為「十六柱」。它本來是向中國推銷鴉片的東印度公司駐澳門的行址。一八四年鴉片戰爭以後,東印度公司結束澳門的營業,把「十六柱」賣給澳門天主教會。

 

◇  工藝學校

 

慈幼會有了這兩層洋房作為新校舍,添置了一些設備,開設了印刷、縫紉、革履和木工等工房,還按照學童的文化程度,分班授以中文、算術、葡語等科目,把「孤兒院」改為「工藝學校」,這就是現今澳門慈幼學校的前身。

 

◇  開枝散葉

 

此後(二十年代開始),慈幼會在粵北韶州(即今韶關)、上海、香港、昆明和徐州等地相繼開創學校;一九四六年秋,慈幼會派遣陳基慈神父前往北京,發展慈幼會事業,終於在北京開創了一間兒童工藝院。至此,鮑思高神父的預言開始應驗了。

 

◇  繼續發展

 

二十世紀初期,澳門除漁業、農業外,就只有爆竹、洋火(火柴)和神香等手工業。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這些小型工業約有百多家(家父也與其中最大的一家有生意交易)。由於澳門經濟比較落後,當時貧苦人家都希望其子弟能學得一技之長賴以謀生,而那時的無原罪工藝學校,正好迎合他們的要求,清貧子弟不約而同地申請入讀,學生激增。慈幼會於是把屋後的小山坡,闢建成校舍,以適應學校的需要。漸漸地,學校已形成了固定的學制,分高級初級兩等,初等兩年,高等五年,相互銜接,考試及格者,即授以畢業證書。當時,學生每天上午八時至九時,上文化課,九時至十二時到工房習藝;午膳後二時至四時又是習藝時間,然後休息一小時,六時開始再上文化科目至晚上八時。文化課很簡單,只有教理、語文、算術和葡語等;工藝則分裁縫、革履、木工和印刷,而印刷又分為排字、印刷和釘裝科(我當年是學排字的)。

 

◇  教授葡語

 

母校的文化教育,每天只有三小時,其中一科是葡語,每週三節,這是官方的要求。教葡語的老師可獲政府額外的津貼;當時校長溫普仁神父、監學(即現稱的教務主任)夏成吉神父和其他外籍的神長,都擔任教授葡語,藉此賺點「外快」幫補開支。因此當時的學生多少也懂得一些葡語,畢業後很多都受聘於政府機構做事。

 

◇  課外活動

 

母校的課外活動,可謂多姿多采,最出色的可算是銀樂隊和體操班;它與百年前鮑思高神在意大利華道角的工藝學校相似。按《慈幼會中華史》記載,銀樂隊在雷鳴道神父創校時已開始成立;在我就讀母校的時期,銀樂隊先是由著名的音樂家及作曲家司馬榮神父主持,繼後由迪士德修士領導。憑他們的毅力、恆心,孜孜不倦地循循善導,終於成為澳門首屈一指、響噹噹的樂隊,廣受社會人士稱譽,不但在校內各大慶日演出獲得好評,連澳門各堂區的慶典,聖像巡遊等,甚至國內的慶典也被邀前往演奏助興。

 

至於體操班,最初由范德理修士任教,後由郭志焯修士接替,在各大慶典中,表演槓架、跳馬、自由體操、耍木樽、木枕,花式步操、疊羅漢等,每次都大受好評,博得無數掌聲(郭修士當教練時我也是其中一員)。

 

戲劇在母校也很盛行。當時未有電影、電視,各大慶日,只有話劇或歌劇演出。同學們都十分欣賞,盡情享受晚上兩三小時的歡樂時光。可是負責演出的導師和同學們在演出前個多兩個月,要每晚犧牲一小時睡眠時間,由九時至十時,當同學們都回宿舍入睡了,他們才靜靜地到自修室進行練習排演,實在付出不少呢!

 

◇  旅行

 

昔日,鮑思高神父在主日或慶日上,經常帶領學生到郊外旅行;母校也步武鮑聖後塵,經常組織大小的旅行。

 

每主日的午膳後,寄宿生例必分班由他們的導師帶領到澳門各景點作半日遊,以紓緩一週工作的辛勞,這是最受宿生歡迎的節目之一。每年復活節翌日,母校都組織大型的旅行,最難忘的是一次到中山,一次到石岐;浩浩蕩蕩十多部大貨車(那時還沒有旅遊車)一齊出發,到達目的地後,全體學生列隊,銀樂隊領先,步操到巿區遊行巡禮,吸引了無數巿民夾道圍觀;據當時的神長說,這是最好的福傳機會。

 

◇  宗教教育

 

鮑思高神父預防教育法的三大支柱是:理智、宗教、仁愛。母校的神長們都是鮑聖的忠信神子,大家上下一心,盡力在學校內形成一股極濃厚的宗教氣氛,潛移默化地把公教信仰和鮑思高精神灌輸給學生,每年都有不少學生領洗皈依成為教會的積極份子。

 

那時,我們工藝生每天早上五時半便起床,六時,全體到聖堂,先誦念早課,然後參與彌撒。晚上睡覺前,列隊在聖母長廊,先唱一首聖歌,然後誦念晚課(早晚課都是採用《青年袖珍》的),然後聽晚訓(由神長輪流主講)。主日上午,要參與兩台彌撒,一台是「領主彌撒」,另一台是「大禮彌撒」。梵二前,彌撒禮儀一律採用「拉丁文」。主日晚膳前,再齊集聖堂,先用拉丁文唱「聖母晚課」、聽道理,然後「聖體降福」。而讀書生每晚都有「聖體降福」。每年復活節前(不分教友外教)舉行頭尾六日的退省神功,退省期間全守默靜,較現時會士的週年退省還要嚴格呢!無怪乎,那時有如此眾多同學申請加入備修院了。當時備修院附設在母校,稱為「求入院」。

 

 

 

 

 

  

 

 

 

 

 

 

 

 

 

 

 

 

 

 

  

  

 

 

 

◇  三易校名

 

一九三七年,抗日戰爭爆發,澳門人口驟增,母校為收容避難南遷的學生,於一九三九年,增設初級中學,並向廣東省教育廳立案,把「無原罪工藝學校」改名為「私立鮑斯高中學」(五十年代後期才採用「鮑思高」的譯名)。

 

一九四三年,澳門粵華中學校長廖奉基女士返回國內另謀發展教育事業,協議把粵華中學轉給慈幼會辦理。慈幼會為了節省人力財力,遂把鮑斯高中學併入粵華中學,而「十六柱」原址仍辦工藝學校並改名為「鮑斯高職業學校」。

 

一九五二年,慈幼會向海外募捐,計劃在澳門多辦一間工業學校,專為葡籍學生,以便把那時在母校「搭單」的葡籍學生遷離母校,並可解決在同一校內華童與葡童混雜而經常發生爭執的問題。此舉也獲得政府當局的資助,遂在「亞瑪喇馬路」,螺絲山附近,興建一間四層高的,有寬敞操場的「葡光學校」。

 

葡光學校獲得政府大量的資助,後來更成為「官制學校」。回歸前,葡國退出澳門,遂把葡光學校讓與慈幼會中華會省,慈幼會把原有的粵華小學遷往該校,遂成為今日,澳門首屈一指的,設備一流的粵華小學。

 

後來由於「鮑斯高職業學校」與「葡光學校」的葡文名稱都是「Colegio D.Bosco」,社會人士把兩校混淆,連郵件亦經常錯遞。於是母校三度易名,把「鮑斯高職業學校」改為「慈幼職業學校」。

 

如本文「前言」所述,我於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二年就於母校,初入學時,校名仍叫「無原罪工藝學校」,翌年即改為「鮑斯高職業學校」,我五年的成績單都是採用此名;一九五二年當我畢業時,校名已改為「慈幼職業學校」。當時溫普仁校長已退休,由時乃德神父接任。但奇怪!我的畢業證書,仍舊用「無原罪工藝學校」的校名。我想大概是未能及時印製新的證書吧!

 

◇  徹底改制

 

一九六四年,母校為了追上時代,毅然把學校全面改為「英文工專」。自此,學生由英小六開始即學習工業基本知識和簡易的機械繪圖;從英中一開始,即編入初級工業部,兩年後升英中三時,則按各自志趣,選修機械、電機或電腦,課程設計完全依照倫敦大學所頒佈的課程標準;理論、實習與技術相結合,培養了不少出色的工業人才。學生畢業後出外深造或服務社會,都能適應升學或就業的需要。

 

◇  輔理修士

 

當年我入讀母校時,直接管理我們工藝生的,清一色都是輔理修士(非神職修士),我們稱他們為「師傅」。其中印刷部主任是山高節師傅(Sig. Monti),導師先是區海晏師傅,其後是張恩雄師傅;洋服部主任是迪士德師傅(Sig. Testa);革履部主任是馬之先師傅(Sig. Massi);體育主任先是林一鳴師傅(Sig. Gamba),其後是郭志焯師傅。

 

這些輔理修士們,給了我很深刻的印象,他們任勞任怨,盡心竭力教導我們,尤其是負責寄宿生的,更是一日廿四小時全天候服務,他們的犧牲精神令我敬佩得五體投地。潛移默化地,我受到他們的薰陶,不經不覺萌發將來也要步他們後塵的意念。結果,一九五四年正式加入慈幼會成為一名輔理修士。在感謝天父的奇妙安排;感謝天上慈母無微不至的關愛、導引;感謝會祖鮑聖的賢明訓誨之餘,也不會忘記曾栽培、鼓勵、影響過我的輔理修士。

 

◇  結語

 

百年前(一九六年),雷鳴道神父(即今日的聖雷鳴道主教)率領首批傳教士,遠涉重洋,來到澳門,經過千辛萬苦,建立了第一間學校 ─ 無原罪工藝學校,奠定了慈幼會在遠東的基礎。在上主的奇妙安排下,該校三度易名,展轉成為今日的「澳門慈幼學校」。

 

澳門又名「濠江」,慈幼會的事業在這江水的孕育下成長、茁壯、開枝散葉,不斷向四面八方伸展:香港、國內、台灣、菲律賓、泰國和越南各地。雖然國內當日的事業因著世局的變遷而被迫暫停;但首先來華的、鮮血曾灑在中華大地的殉道烈士雷鳴道主教 ─ 遠東慈幼會事業的始創者和「慈幼母校」的創辦人,如今在天上當然會常為自己昔日手創的事業祈禱,藉著聖人的祈禱,相信不久的將來終有一天慈幼會要重返中華大地,並發揚光大,會祖鮑思高的中國夢亦得以實現。


鮑思高家庭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