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全心造福青少年的神父   ~ 譚月珠 ~

今天我特意休假一天,為慈幼會勞明德神父預祝八十六歲生日。他是我最敬愛的神長之一,他最令我難以忘懷的是穿上一身黑色的長袍一襲羅馬式的神父裝,儼然就像他的會祖鮑思高神父。

 

不經不覺,我與神父相識也近三十載了,他的口頭蟬:「請你們回來幫助那些小朋友」,「請你為神父祈禱,天主保佑!」常在我的耳畔縈繞。可是,我對這位為我們服務了幾十年的老神父所知有限,除了他是一位從意大利來的傳教士,是位慈幼會神父,其他就一無所知了。

 

藉此良機,我希望認識神父和他所創辦鮑思高青年中心。慈祥的勞神父娓娓道來:位於九龍慈雲山的鮑思高小學裡的小聖堂,本來是由一位施姓的神父所照料的,後來這位神父被調往英國工作,就由勞神父取代了。

 

當時正是1974年的五、六月,勞神父本來已有很多工作,除了教書以外,又要當修女的神師,還有教導修生及聖堂的牧靈工作,已足夠他忙碌了。可是因他熱愛小朋友,看見當年的慈雲山區滿是沒人照顧的青少年,他便決定向長上請求准他照顧孩子。得到批准後,馬上開始籌辦鮑思高青年康樂中心。

 

那時的青年中心十分簡陋,沒有玩具供孩子耍樂,而孩子的人數也不多。當時,神父便寫信聯絡各方的朋友籌募經費,決心造福村內的窮孩子。到了1975年,青年中心不但有兵乓波檯出現,更多了一批熱心的義工哥哥姐姐來幫忙,使青年中心即時熱鬧起來,更吸引了村內的窮孩子到來。當時這區的居民生活都十分困難,多是早出晚歸,更無暇照顧自己子女。因此青年中心的出現正合時,立即就成為孩子們的好去處。

   

本人也是受惠者,於八十年代我是中心其中一位會員。在那兒留著很多屬於我的兒時回憶,其中更有不少難忘的往事。有年的暑假,青年中心帶孩子到長洲參與明暉宿營,我是多麼雀躍,多麼希望參與!可惜,我被當時的義工哥姐們一致裁定:是反叛頑皮的一族,並禁止我入營。我們幾個承受同一命運的孩子,心有不甘,偷偷乘坐同一班往長洲的渡輪。既然不准我們入營,我們就索性到沙灘玩耍去。幸好,這位慈愛的神父不辭辛苦親自到沙灘來找我們,並特准我們參與宿營的各項活動。那次,表面上是我們得到勝利,但其實,是他得勝。除了不用他再為我們會生意外而擔心之外,更將天主的愛給了我們,他賺取了我們的心!

 

此康樂中心在慈雲山的臨在也足足二十年,至1993年因校舍重建而被迫遷往聖母書院(19932002),以同上的理由又遷往聖文德書院(20022005年)。最後,因校方要取回地方自用,而再遷至石蔭村慈幼葉漢小學至今。

 

我們所敬愛的勞明德神父,不論何時何地總是一臉微笑,與他相處交談使人如沐春風。他能操多種中國語言如:普通話、上海話和廣東話。他的忍耐力和愛心都叫人佩服。他明白孩子所需,實踐「愛的教育法」就儼如他的會祖鮑思高神父一般。他對成年人也十分信任,完全交託從不猜疑,所以博得義工們對他的投誠。他真是一位全心造福青少年的好牧者。

 

期望他所開創的康樂中心能繼往開來,也得到如神父一樣的無私牧者,以他所持的慈幼精神造福更多的青少年。雖然,我未能回青年中心幫忙,但卻希望有心人能如他老人家一般把鮑聖精神薪火相傳,無分彼此;多些接納、少些批評,以達至共融。大家都成長了,各走各自的路,但以往在青年中心的美好回憶鼓勵著我們,學習我們所敬愛的勞神父,多聆聽及以同理心去造福更多世界未來的主人翁,認識天主是愛!

 

祝願創辦這所慈幼鮑思高康樂中心三十三年,傳奇的勞明德神父身心康樂!


鮑思高家庭通訊